道德模范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公民思想道德建设 > 道德模范 > 正文

诚实守信郑永庆:一句承诺 就是一辈子

来源:陕西文明网  责任编辑:汪瑢  时间:2018-09-03

  郑永庆,男, 1946年9月出生, 安康市平利县粮食局油脂公司退休工人。

  家庭多灾多难,负债累累,面对如此困境,郑永庆没有向命运屈服,历经10余年的还债之路,用艰辛汗水践行着自己“欠债还钱”的人生信条。

  亲人连遭厄运,债务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多

  郑永庆原是县油脂厂的一名普通工人,工资不高,一家人的生活全靠他的工资维持,家中光景捉襟见肘。一晃郑永庆已到而立之年,母亲托媒人四处打听,可女方一听说他上有多病的双亲,下有瘫痪的兄弟,就直接拒绝了。也许是上天眷顾老实人,好不容易有位姑娘看上他,在媒人再三撮合下他成家了。婚后,有了妻子的帮衬,加上儿子的出生,整个家庭也变得暖意融融。

  好景不长,厄运就悄悄降临。1987年,郑永庆因长期营养不良和饥饱不均,患上严重的胃溃疡,切除了半个胃,还欠下一笔不小的债务。懂事的儿子辍学当了一名临时工,挣钱补贴家用。没能让儿子受到更多的教育,这让他一直心存愧疚。尽管有了儿子的鼎力相助,可是要长期承担双亲和弟弟的药费,这让他常常疲于应对,日子过得异常艰辛。

  屋漏偏逢连阴雨,厄运再次降临。2000年,儿子下岗了,家中经济日不敷出;2006年,年迈的母亲因病住院,主治医生找到他说:“你母亲的病情很严重,你先去交2万元住院费,先稳住病情再说”。2万元,对于负债累累的郑永庆来说不是小数目。他找到亲戚朋友东挪西凑,勉强凑齐了医药费,母亲的病稍微也有了好转,郑永庆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母亲住院期间,妻子前后奔波,加上常年操劳,身体日渐消瘦,到医院一检查,被诊断为乳腺癌晚期,治疗费用大约需要近7万元,这犹如晴天霹雳,给了郑永庆重重一击。此时,他欲哭无泪,倍感命运的不公,也恨自己的无能。郑永庆说:“她和我结婚以来,没过上一天安生日子,如今又得了这种病,就算砸锅卖铁我也得救她”。母亲出院后,郑永庆又再次向亲戚朋友四处借钱,病重的妻子因怕连累他,多次欲离家出走,但因不忍心郑永庆独自承担家庭重担,这才留了下来。因他为人诚实,7万元钱很快就筹到了,在勉强维持了近一年的时间,妻子还是去世了,母亲在多重打击下也随后离世,巨额债务就这样积累在郑永庆单薄的肩上。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我不想昧良心过日子

  “母亲和妻子看病时欠下的医药费,再加上以前的陈账,算起来差不多10万元的外债,那段时间我满脑子都是钱。”回忆起那段为钱发愁的日子,郑永庆记忆犹新地说。

  安顿好妻子和母亲的后事,郑永庆怕亲戚朋友担心他还不清欠款,便挨家挨户上门打招呼。有亲戚说:“你也不容易,欠我的那点钱算了。”郑永庆说:“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我不能昧着良心过以后的日子。”为尽早还清债务,年近六旬的他每天靠拾荒、打零工挣钱,即使身患多种疾病(腰椎间盘突出、贫血、胆囊炎)的情况下,也咬紧牙关坚持。邻居给他出主意说:“你去找政府申请困难资助,如果他们不给你办,你就赖在政府不走。”但郑永庆坚决地说:“人活着总要讲良心吧!政府已经为我的弟弟办理了城市低保,我总不能再给政府添麻烦”。讨了个没趣的邻居就讥讽他“不知好歹”。日子一天天的过去,郑永庆依然每天去拾荒、做零工,以微薄的收入,每凑齐一笔欠账就迅速归还。他的儿子郑义常年在外务工,几年都不曾回家。在父子俩多年艰辛的努力下,笔痕累累的记账本注销了最后一笔欠账,他们终于还清了所有债务。这时,郑永庆紧锁的眉头才舒展,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一句承诺,就是一辈子

  郑永庆的弟弟郑吉庆,在1974年做手术失败后导致终生残疾,生活无法自理。父亲成天唉声叹气,母亲常常暗自落泪。身为兄长的郑永庆,在这种情况下,他没有埋怨,也没有任何退路,始终默默承受着生活的重压。体弱的父亲心力交瘁,病情加重,临终之前拉着郑永庆的手老泪纵横地说:“儿呀,你是家中的长子,你的兄弟已经残废了,你一定要替我照顾好他,照顾好这个家呀。”望着弥留之际的父亲,他郑重地承诺道:“爸,你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弟弟,照顾好这个家的。”一句简单的承诺,承载着郑永庆40多年来的坚守与担当。年已七旬的郑永庆虽然身患多种疾病,亲情的相濡以沫,始终支撑着他佝偻的身躯,每天为弟弟翻身、喂药、擦洗、按摩,年复一年,这些早就成为他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闲暇时,他也给兄弟讲外面的新鲜事,和兄弟聊天,陪兄弟看电视。邻居们常说,郑吉庆要不是有他哥这样悉心照顾,早就不在人世了。

  生活艰辛,人间有情,郑永庆用他的行动,诠释了诚实守信的定义。2015年被评为平利县道德模范;2016年被评为第四届安康市道德模范;2017年被评为“陕西好人”。

陕西文明网(网页打印)

操作选项

字体大小
宽屏阅读
打印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