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边好人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公民思想道德建设 > 身边好人 > 正文

一位村医的坚守

来源:商洛日报  责任编辑:张宁宁  时间:2020-06-09

  今年63岁的王忠元个头不高,敦实仁慈,他用43年的坚守,为丹凤县竹林关镇赵家庵村民筑起健康“防火墙”。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开展后,他听从调遣,在寒冷的帐篷里坚守32个日夜,成为竹林关镇疫情防控“守夜人”。

  自学成医

  王忠元11岁时,母亲患肺结核常年吃药,父亲也有病,作为家中长子,他小小年纪就跑路寻医抓药。不久,他的母亲、父亲相继去世,他暗下决心,要学医救人。1976年,他小学毕业,成为动物防疫员。1977年,大队要增加赤脚医生,为节省劳力,他又被吸收进合作医疗,成为人医、兽医“二合一”医生。

  当时,王忠元跟着一位老医生学着识别中草药、背汤头。后来,他一人承担全大队防疫、保健工作。看病中拿捏不准的,他就请教一些老医生,不断在工作中学习,在实践中总结。

  1980年,土地承包到户,他就在家里亦农亦医,坚持为乡亲们看病。老伴曹爱绒说:“包产到户后,不论啥时候,有谁叫看病,他就走了,闲忙都是这样。每年收麦,别人家的麦子都用机子打了,我家的麦子还没割完。”尽管收获粮食不少,他家却没有卖过粮。有些病人需要住在他家治疗,有时一个月要吃100多公斤米面,他都全部免费。

  1989年,合作医疗重回正轨,王忠元每年要去县上参加15天业务培训,到2013年,他领了10多个结业证。1994年,他通过考试获得正式村医资格。几十年的学习实践,他现在已获得中等专业医师资格,他开的处方可直接在竹林关镇中心医院买药。老村干部曹长宝说:“忠元人实诚,前多少年当医生不挣钱没人干了,是他给撑着,几个村的人头疼脑热多亏他给治了。”

  扎根山村

  随着农村医疗卫生规范化,私人诊所逐渐被取消,村民有头疼脑热还是找王忠元看。村医业务基本由他承担,搞防疫转一圈要五六天,来回50多公里,等于去了一趟县城。从并村前的新红村到现在的赵家庵村,人口增加了,面积变辽阔了,工作量也相应加大,没变的是他那份执着与坚守,从无怨言,不急不躁,用心用情守护着山里村民的健康。

  一次,南沟组一个村民一吃饭就吐,王忠元连夜翻两座山到南沟,给村民挂了一晚上吊瓶,挂完后才返回。2001年,一村民干活摔跤,腿部受伤,他步行10多公里去看病……2009年7月的一天,下了雨,他下午去干沟组出诊。由于泥路骑车难行,他就推着走,走着走着,突然眼前一黑,连车带人晕倒在泥水里,醒了爬起来还去病人家。第二年春,他给曹某看脚伤,骑车下坡时摔倒,右肘撑到地上,当下没感觉多疼,拍片后才发现右肘骨裂,至今右小臂也伸不直。

  村民李书文说:“上世纪九十年代,山里没有医生,我家几个孩子,遇到感冒都生病,我就领着几个孩子走十六七里找王忠元推拿,管用还省钱,有时当天回不去就住那还免费。”

  农忙季节,王忠元去地里就把药箱背着,利用休息间隙,他坚持给村民看病。40多年来,像这样应急救人的事,许多他都忘记了,只有被医者还记在心里。村民姚德峰说:“王医生看病收费少,药还管用。”

  镇畜牧站站长王忠栋说:“忠元这人忠实憨厚,能靠得住,任务交给他放心。2019年春,非洲猪瘟防疫,需要出一名医生值班,也是他,在高速路口值守了半个多月。”

  王忠元行医多年,从未收过出诊费、诊查费。前几年,他一次性烧了1万多元旧账,至今还有4000多元欠账未结,但他毫无怨言。

  “现在政策好,从今年起,村医养老金每月增加到276元。由于年龄大了出诊少,我就在家门口用推拿、拔罐给人看病,尽量减少病人的痛苦。”王忠元说。

  忠于职守

  2020年春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开展以来,镇中心医院通知王忠元去竹林关高速路口值夜班,他二话没说,就去搭帐篷设点。当晚下着雨,雨水沿路面流到了钢丝床下,他冻得睡不着,就起来烤火。有过往车辆,他就出去询问登记、测体温。农历年三十晚上到初三晚上,每晚都有数十辆运输生活用品、社区工厂运材料的车进出,他有时整晚不睡觉。

  镇干部李长杰说:“2月18日晚,天突然刮起大风,我和忠元几个人每人抱住一个帐篷腿,才没让大风掀翻。”就这样,王忠元每晚都坚守在高速路口监测点。派出所民警邢亦鸣说:“我从三十晚上开始值班,后来每到值夜班,老王都是九点半就来,早上八点半值班医生来了他才回去。他年龄那么大,却还那样认真。”

  说起守夜,王忠元笑着说:“按中医理论,这次疫情就是瘟病,做好防控原本就是医生的职责!”(邢渭林)

陕西文明网(网页打印)

操作选项

字体大小
宽屏阅读
打印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