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经典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国学 > 国学经典 > 正文

中国强则汉学兴

——从青年汉学家的中国故事看汉语热

来源:光明日报  责任编辑:苏琳  时间:2018-01-31

  

一名乌兹别克斯坦女孩在展示自己的中文书法作品。新华社发

  美国总统特朗普5岁的外孙女不仅会唱中文歌,还会背唐诗;金融大鳄罗杰斯女儿的普通话竟然带有播音腔;英国4岁的乔治王子也在学中文……如果不是看到这些新闻,很多中国人不会想到汉语在当今世界已经热到了这个程度。据国家汉办粗略估算,目前除中国(含港澳台)之外,全球学习使用汉语的人已超过1亿,其中包括6000多万海外华人华侨,以及4000多万各国主流社会的学习者。汉语热是当今世界汉学热的一个缩影。百年前的汉学热,多是西方人在东方主义的框架下对异域文化居高临下的审视,而当下之所以有那么多汉学家研究中国,是因为中国国力空前强盛,以致他们要么希望从中国的发展模式中汲取经验,要么希望学会如何跟强大起来的中国打交道。本文讲述的几位青年汉学家的故事既是当下汉学热的具体写照,也是当下汉学热缘由的生动阐释。

  “汉语从冷门专业变成香饽饽”

  智利教育部汉语研究项目研究员玛丽缘,上个世纪90年代后期上大学时,对中国文化一无所知。不仅是玛丽缘,她周围的很多同学都对中国不太了解,对他们而言,中国是一个遥远、陌生而又神秘的国度。2001年大学毕业后,出于对中国的好奇,玛丽缘希望学习汉语进而研究中国文化。可是,当时智利的大学几乎都没有开设关于中国文化的硕士和博士专业。最后,玛丽缘在墨西哥的一所大学读了中国文化方面的硕士,随后又到了北京语言大学留学。

  毕业后,玛丽缘进入智利教育部工作,亲眼见证了智利汉学的发展。从2004年起,智利的一些公立学校开始教汉语,学习汉语的学生的数量在智利迅速增加:2009年,智利学汉语的学生人数增长了200%;到2010年,智利共有25所公立学校开设汉语课,一共有3700多名学生。玛丽缘介绍,明年智利将从中国文化方面入手加强汉语教学,以形成良好的汉语教学系统。

  塞尔维亚贝尔格莱德大学语言学院汉语专业教师约万诺维奇·安娜,出生在一个离塞尔维亚首都贝尔格莱德80公里、人口只有6万人的小城。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初,当地关于中国的信息十分少,唯一能见到的汉字大概是印在茶壶、茶杯上的“中国制造”。上中学三年级时,约万诺维奇·安娜因为偶然间读了美国作家赛珍珠的英文小说《帝国女性》而对中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于是下定决心:一定要学汉语。约万诺维奇·安娜考上了贝尔格莱德大学中文系,当时她班上的15个同学,只有她一人是第一志愿报考中文系的,其他人大都是没有考上英语、德语等专业而被迫来学汉语的。

  随后,约万诺维奇·安娜在北京师范大学先后完成硕士和博士学业,并回到了母校贝尔格莱德大学教授汉语。让她没有想到的是,汉语从她上大学时的冷门专业变成了如今的热门专业,贝尔格莱德大学汉语专业的招生人数已经从每年15人增加到30人,并且约万诺维奇·安娜欣喜地发现,现在第一志愿报考贝尔格莱德大学中文系的学生越来越多。

  “学汉语让我找到了一份好工作”

  美国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副教授霭孙那檀学汉语已经20年了。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霭孙那檀刚上大学时,就有人劝他学汉语,理由很简单:中国的发展太快了,学好了汉语可以去中国做生意,可以发大财。“谁不想发大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