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时评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评论 > 媒体时评 > 正文

移风易俗要有“我”

来源:陕西日报  责任编辑:张宁宁  时间:2019-02-01

  近些年来,各地在移风易俗方面做了不少努力和有益探索,村风民风有了明显好转,但诸如封建迷信、铺张浪费、攀奢比阔等现象依旧程度不等地存在,既加重了群众负担,又影响了乡风文明。年关之际大力倡导文明新风尚,必要性和积极意义不言而喻。

  人情攀比风阻挡致富步伐,还可能人情致贫;彩礼论斤两往往会导致因婚返贫,透支幸福感甚至滋生社会矛盾,如此等等,很多人都感同身受,也都有改变现状的强烈愿望。有关人情债背不起、彩礼过高担不起、过年红包发不起等吐槽由来已久,可一旦摊到自己身上,不少人则选择妥协、顺从,甘当附和者、追随者,没有把对文明新风尚的愿景变成实际行动,致使某些不良风气被沿袭。

  移风易俗固然需要政府及相关部门多做长期、艰苦、细致的工作,但良好社会风气的形成,不能完全指望外界力量推动,而需要各类社会主体、每个公民个体多一些“我姿态”,从我做起、同心协力、相向而行,形成舍我其谁、互动共振的良好氛围,进而促进全社会的共同自觉自主。

  党员干部要多些“我垂范”。党员干部要当好群众的主心骨,负有做群众思想工作、引领社会风尚的主体责任。移风易俗要取得预期成效,党员干部能否带好头、做好样子显得举足轻重。乡村干部、党员群体既要多做宣传、教育工作,还要指导群众该怎么做,更要以身作则、率先垂范。这需要靠自觉自律,更须约束、监督和追责机制保障。

  贤达人士要多些“我带动”。乡贤人士在群众中有较高威望,事业有成者也深得群众信任,他们的话群众通常愿意听,他们的做法群众往往也乐于效仿。乡贤人士要发挥行为影响力,做移风易俗的示范者、引领者、推动者,在乡村文明建设和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中既当事业楷模又树精神标杆,而不能搞特殊、摆“老资格”,表现出“有钱就任性”。这既是应有的社会担当,也正体现出人格魅力和社会价值所在。

  乡村青年要多些“我做主”。青年群体最希望破除陈规陋习,更应该成为移风易俗的主力。与其抱怨、吐槽形形色色的陋俗、恶习,呼吁外力推动,倒不如多反思自己为改变现状做了些什么,坚持“我的时代我做主”。要对标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勇于冲破那些不合时宜、有悖现代文明“约定俗成”的束缚和羁绊;要紧跟形势发展的步伐,在鞭炮禁放、环境治理、厕所革命等文明倡导中当主角、挑大梁、做先锋。

  除陋习、倡新俗,破旧立新、革故鼎新,是社会大众共同期盼。新时代要有新气象新作为。“我”不缺席,我们都不做旁观者、跟风者、妥协者,多一些“我姿态”、“我作为”、“我担当”和“我力量”,移风易俗必行,新风良俗可期。(范子军)

陕西文明网(网页打印)

操作选项

字体大小
宽屏阅读
打印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