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村镇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群众性精神文明创建 > 文明村镇 > 正文

乡村春晚一根火柴的引爆效应

——临渭区300多台乡村春晚遍地开花受热捧的台前幕后

来源:陕西文明网  责任编辑:苏琳  时间:2017-03-15

  丁酉年春节,从临渭区委宣传部、区文化广电局、区文物旅游局、团区委、区美丽乡村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等五部门联合发出《关于启动乡村春晚繁荣乡村文化的通知》,到新华社记者《陕西渭南:乡村春晚迎新春》点击量超过39万次,再到陕西电视台《农民登台当主角“土得掉渣”年味浓》《乡村春晚遍地开花临渭群众欢乐过大年》的报道,全部聚焦临渭区乡村春晚。更珍贵的收获是“村村都在办,人人都能上台,300多台乡村春晚上演,6万名群众当演员,100万群众受益”。乡村文化如此热闹,文化主管部门戏称是“一根火柴”的作用,记者怀揣好奇,深入临渭乡村一探究竟。 

   

  临渭区乡村春晚,咋恁火?

  镜头一:“我要上台!我要上我村的春晚!”(自信) 

  桥南镇平和村春晚演出现场,一对夫妻气冲冲地找到临渭区文化广电局的辅导老师,放起了连珠炮:“凭什么不让我上春晚?一村子的人都上了为啥我不能上?就算唱得不好也得给我个机会呀!要平等!城里的舞台咱没想,乡村春晚我要上!”想要走上前台的勇气,是文化自信给予农民参与的欲望与自觉。

  镜头二:“群众心里亮,工作节节上!”(自豪) 

  村干部利用乡村春晚登台亮相,汇报2016年工作成绩,阐述新年施政计划,承诺要办的惠民实事。村两委会表彰好公婆、好媳妇、致富能人,推荐年长的贤者讲述村史、家史,这已成了各村在文艺演出前的普遍做法。“咱村的干部,能向习总书记学,好!”“咱村的群众,能吃苦,能发家,强!”干群关系的融合度竟是如此高。

  镜头三:披红戴花,捧个“好媳妇”“好公婆”奖状回家,全村点赞(高兴) 

  阳郭镇高李村、崇凝镇靳尚村、官路镇蔺家村、大同村表彰“好媳妇”“好公婆”,向阳街道办表彰“美丽乡村先进个人”,故市镇表彰“十星级文明户”“美丽好庭院”,送的是荣誉,送的是喜庆,送的是祝福,披红戴花,全村点赞。崇善向善,尊老爱幼,弘扬优秀的传统文化。

  镜头四:“村小故事多,耕读传家渊源长!”(乡愁) 

  “渭南有三圣,临渭有三贤,长稔塬有三皇后。咱们村子小,剡姓渊源长。秦皇开基业,后世避战乱,安居二千年,耕读来传家。先辈创业难,故事讲不完……”不仅自称秦始皇后裔的平和村剡家组,“孝义的银子(多过)赤水的蚊子”,“华州高塘水浇田,不如渭南长稔塬”,“崇凝原名独孤庄”,“咱北徐是明朝大将徐达的后代,村子迁自下邽城角寨”等村史、家史普遍在一台台村晚中传诵。

  镜头五:高手在民间,村村显峥嵘(潇洒) 

  蔺店镇凭南村村民李焕香带头自编舞蹈《闻鸡起舞》。下邽镇东关村民潘淑玲、杨庆玉、夏变巧三个好姐妹自编快板《颂下邽》。崇凝镇昝王村张金鱼父子俩的唢呐绝活吹遍渭河南北。阎村镇龙泉寺村民邓重阳组织起社火队,三十名妇女“骑马赶驴”跑遍东西两塬,跑到了城区的中心广场,故市的“跑骡车”、田市的“八仙鼓”、交斜的“铁水礼花”、双王街道办朱王村的秧歌剧等难得一见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节目更是精彩纷呈。

  镜头六:出外务工者、流动党员传经送宝(欣喜) 

  成功组织外出务工的年轻人、流动党员谈感受,说心得,介绍经验与做法,给贫困户送温暖,为村子发展建言献策,开拓思路,建设家乡。乡亲们竖起大拇指,给个分量足足的“赞”!进取,向上,超越!

  镜头的背后,是乡情,是改变,是感动,也正是浓浓的年味。随意截取的这一组组镜头,便是临渭区今年春节期间300多台乡村春晚台前幕后,遍地开花倍受热捧的掠影,一张张甜在心里绽放在脸上的笑容,牵动着更深层的底蕴和内涵。

  1月20日,是农历腊月廿三,过小年,临渭区乡村春晚启动仪式在蔺店镇蒲阳村隆重举行,“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此后,全区各村、社区爆发式地出现了举办乡村春晚的热潮。临渭区文化广电局局长靳军介绍说:“过去群众台下当观众,演啥看啥,热闹一阵子。现在群众上台当演员,自己演,演自己,沸腾了一村子。乡村春晚村村都能办,村村都该办,村村都能办好。男女老幼,人人都能当演员。政府职能部门就是要改‘送戏下乡’为‘种文化’,即以送策划、送培训、送器材、送资金的服务方式来在乡村沃土中种植传播社会主义先进文化。”

   

  乡村春晚,群众自导自编自演,满足文化需求,实现文化梦 

  1月24日,农历腊月廿七,桥南镇平和村乡村春晚在村文化中心举行。村民剡杨树昂首阔步上台,表演自编的快板《欢乐颂》:“乡村春晚真热闹,全村老少开心笑。戏台搭在咱村道,减少雾霾少放炮。节目排的真不少,离不开两委好领导。文化干部跑得欢,顾不上喝水和吃饭。说了领导说演员,节目排的真齐全。有跳舞有唱歌,邻村助兴耍社火。演员演得好上好,那振声老师有高招。辞去旧岁迎新年,勤劳致富挣大钱。这2017年,咱撸起袖子加油干!”

  快板声声,说不尽的家乡变化,道不完的农村新貌,朴实无华的语言,更富有感染力。让我们更惊叹的是,这么鲜活的节目创作,却并非写字楼里冥思苦想,抓耳挠腮的生搬硬套,而是田间地头,心有所触,真情流露的自然诵唱。

  村民郭雪莲自编快板《家乡赞》,颇有创作感受:“灵感就闪现在那一瞬间呀,早上起床时,脑子就发热,生了点子,左边的袖子还没穿,蹦出了两句,赶紧记下来,下地去干活,聊着家常,又蹦出几句,赶紧写在手心。这是咱农民自己的春晚,哪个不想上台?做梦都在想!”

  从上至八九十岁的耄耋老人,下至三四岁少不更事的儿童,村民男女老少齐上阵,一同体验一同快乐,演员是观众,观众也是演员。“张灯结彩,搭起舞台,敲锣打鼓扭秧歌,让我们剡家村人沉浸在一片喜庆祥和的气氛中,2017年我们举办了首届农民村晚,小小山村沸腾了,父老乡亲过了一个有滋有味的新年。”桥南镇剡家组乡村春晚策划、导演兼主持人的剡小鹏,在日记中这样回味。

  无独有偶,蒲阳村的《太平盛世赞国策》,用三句半的形式,展现了农村的勃勃生机。“幸福院里暖人心,老人活动是中心,尊老爱幼讲美德,和谐!社会养老有保险,医疗卫生有保障,食品药品很安全,放心用!改革开放结硕果,广大国人得实惠,农民摆脱穷面貌,真幸福!基层党建要完善,脱贫攻坚要实干,美丽乡村大家赞,真美满!”一字一句,字字真情,句句欢喜。回馈农村,发展农村,是生活在农村土地上的人们最开心的喜庆事。参与临渭区首台蒲阳村乡村春晚的指导协调,蔺店镇镇长杨扬颇有感慨:“乡村春晚是一种让群众去告诉群众什么是他们自己最期待、最欢迎、最热爱的文化活动,这是基层农村文化乐民、文化育民的有效实践。”

  相对于电视上的“高大上”,相比于电视屏幕的“冰冷”,乡村春晚更真实、更温暖、更带乡土味和亲近感,从一批爱好文艺的村民相聚吹拉弹唱欢度春节开始,演出节目由农民自己编,选取的题材就在田间地头,演员就是邻里乡亲,道具就是农具,一切都很土,甚至“土得掉渣”。正是这种“草根性”,使台上台下融为一体,使农村群众始终保持着对文化的执著。当浸润在激情四射的春晚原生态现场中,你会不由自主地和“草根”群众演员一起“嗨”起来……正因如此,没有大腕明星,没有炫酷的舞台,乡村晚会却火了起来!蒲阳村党支书周文科十分感慨:想不到群众上台参与的热情这样高!想不到观众人山人海这样多!想不到自编自导自演的土节目这样受欢迎!

  “艺术来源于生活,乡村春晚所表现的内容和形式,所反映的主题都来自群众日常生产生活,都是群众歌唱颂扬自己的生活,农民的生产劳作成了舞台上的重头戏,其生活真实与艺术真实的有机融合,其淳厚质朴的乡土味,加以恰到好处的艺术设计,让归乡游子踏上故土就感受到浓浓的乡音乡情,记得起乡愁。”临渭区委常委、宣传部长雷晓萍对记者作了解读。

   

   讲群众自己的故事,唤醒向好向善的乡村文明,激发乡村文化正能量,潜移默化中改变生活 

  乡村春晚是农民的“草根舞台”,农民才艺的“大晒场”,如一根火柴燃起一堆干柴的熊熊烈焰般,乡村春晚激发起了乡村文化的繁荣,形成了凝心聚力的强大磁场。

  蒲阳村村民演出的小品《尿不湿》,讲述美丽乡村建设过程中发生在村长、村民之间的一段故事。一片脏兮兮的尿不湿,竟然被村长老婆遗弃在村道,这让平时丢三落四,经常受村长批评的村民抓到了把柄,借机向村长两口子发难。故事一波三折,从设套激将到斗气打赌,再到“真凶”——黄狗现形,跌宕的情节,有趣的反转,加上打赌头顶尿不湿游街的尴尬难堪,活生生反映出农村基层社会自治制度的完善,村民卫生习惯的养成,村民素质的提高,在潜移默化中实现了戏曲的高台教化作用。

  由参演节目,来自内心的感受,对号入座,到对照不足,改变自己,提升个人素质,可以说是乡村春晚给农村和农民生活带来了深刻的影响。不惟参演者,观众也藉由身边乡邻角色的塑造,对照反省自身的言行,向好向善。

  蒲阳村群众自编的小品《懒汉梦》,用浓厚的乡情乡音,演绎出农村地区的新变化,脱贫攻坚,勤劳致富,朴素积极的价值观得到弘扬,用文化的力量滋养农村奋进发展的正能量。养羊寡妇秦风的扮演者李碧青谈她扮演这个角色的感受时很自豪:“人的一生,要自食其力,能做的事情尽量去做好。女人不能全依赖于男人,要撑起半边天,将自家的事情做到最好,将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村民自编自导自演的小品《争当好村民》,从一个游手好闲,无所事事,热衷赌博,爱占小便宜的“烂娃”胡成切入,通过热心大婶、村中党员的三对面辩理,反映出当今农村基层党建、脱贫攻坚等工作如火如荼,农民受到改变与启发,争当好村民,勤劳致富奔小康。节目因接地气而大受欢迎。

  “报角色的时候,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自告奋勇地要演‘烂娃’,真的定了,才知道很难演,一辈子勤惯了,哪有懒汉的半点习气,后来就和大家在一块琢磨,慢慢的融合,演过后,心里也很有启发,人还是要勤劳,要好好过日子。”“烂娃”胡成的扮演者杨淑文老人今年已经69岁,她用农村口头方言重新编排台词,使得语言更有感染力,赢得了观众的心理共鸣。

  在临渭区,通过自编自导自演身边故事而孕育的改变,正悄然作用于人们的日常,邻里相处,多了识大体,顾大局的宽容与付出,少了张家长,李家短的纷纷扰扰。来村里卖菜的小贩,也为这种氛围所感染,自觉将摘下的烂菜叶尽数收拾起来,投放于垃圾桶,不再任其随意抛弃。

  乡村春晚,已超越晚会单纯的娱乐功能,通过筹备和参与这台晚会,村民的归属感、道德感、责任感和认同感等情感得到巩固和交融,村民间的关系更加美好和谐。

   

   同台演出化解陈年“老疙瘩”,转变了村风民风,凡人善心,懿德茂行,点缀着临渭人的现实生活 

  乡村春晚,是乡情的粘着剂,是文明的催化剂,同样,也是邻里关系的润滑剂。临渭区乡村春晚,在丰富乡村村民文化生活的同时,已成为凝聚村民感情、促进乡风文明、推动和谐文化建设的载体。

  人是群居动物,有人的地方就有社会,就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就有千变万化的矛盾。农村山清水秀人朴实,但不可回避的,也有思想习惯上的苑囿,而在舞台上,化解纠纷于无形,教化思想于潜然,乡村春晚兼具这一奇妙的功能。

  桥南镇的两家人因小孩打架的事情,曾经怄上了气,互相怨恨,明里争,暗里斗,长年累月,互不让步。但村里要办春晚,要出节目,爱好扭秧歌的两家大人,不约而同地报名参加。同一个队伍,同一个节奏,同一个步伐,同一种心境,只想着将节目怎样表演的更好,以前的疙瘩,不知不觉中被解开,成为村里传诵的一段佳话。

  村中老人,前排落座,“给家里老人洗脚”,平和村剡家组一个现场临时倡议的小互动,让全村老少流下热泪。儿子儿媳姊妹兄弟齐行动,一盆水,一躬身,孝与义,理与情,莫不抚慰着心里最柔软的地方。寡言的80多岁老大爷,唱起了五十年代的老歌。交流障碍的聋哑人,大大方方,演起了情景剧。不可想象的诸多意料之外情形,冲击着每个人的心灵。更不用说,以前过年时农民三五成群聚在一起划拳喝酒、打牌赌博的情形越来越少了。如今,凡人善心,懿德茂行,点缀着临渭人的现实生活。

  乡村春晚,使传统民俗和非遗项目得到传承。在春节期间,民间绝技、民俗活动、舞龙舞狮等传统文化和非遗项目纷纷亮相,在娱乐群众的同时也得到了很好的宣传和传承。

  区文化广电局派出20支乡村春晚辅导组深入到村,那振声、张会养、靳雅丽等一大批热心文化志愿者也自发参与,为乡村春晚出谋划策,让乡亲们熟悉舞美灯光,提高了演技,“土节目”一下子就上了档次。村民骄傲地说:“咱们比不上专业演员演得好,但比他们笑的甜!”谁说不是这样呢?

  “文化的影响润物无声,乡村春晚,节目是群众身边的人在说自己身边的事,形象、生动、更有感染力和说服力,更能从心灵深处引起群众的共鸣。文化育人、化人的作用更加明显。”临渭区副区长曾彩萍如是说。

   

   

  将“春晚元素”编进区域发展之中,形成文化联动发展的新契机,让乡村春晚成为临渭最具魅力的文化符号、乡村旅游的新靓点、农村经济增长的新模式。

  在打造宜居宜游富美临渭,发展全域旅游的临渭发展构架中,乡村春晚呼唤着更多年轻人关注家乡发展,投身家乡建设。

  剡家组剡小鹏,在策划、执导、主持本村春晚的过程中,他思考最多的是如何发展家乡,如何借文化的活力牵线搭桥,建设家乡,如何像举办春晚一样,集合起更多的力量与热情,投身家乡的发展。一个又一个的问题,是萦绕他心头的大事。往年,节后早已踏上外地务工之路的他,今年却在这样的心境影响下,一日又一日地推迟了出发行程。

  安静祥和的村道里,干净整洁。山清水秀的好风光,送来一股股清新空气,让人迷醉。村里甘甜的山泉,融融的暖阳,便捷的交通,有着与城市不同的优势。

  “村里的父老乡亲,是我忘不了的人。村子,是我心里的寄托与归宿。怎样能让大家都留在村里,不用出外务工,在家门口挣钱,好好照看老人和孩子。实际上,一直是我心里的愿望。”剡小鹏说。今年,他利用自己在西安开出租车的便利,在各种微信群里宣传桥南,让更多的客商来这里,建设山水桥南,开发天然氧吧。

  在乡村春晚如火如荼进行的正月里,下邽镇副镇长王倩芝内心更激荡着深层次的思考,如何打造出千年古镇“三贤故里,人文下邽”这一旅游文化品牌?她脑海里不断升腾这样的画面,寻求架构文化与经济发展的联系,借文化之力,挖掘旅游亮点,融下邽镇葡萄产业园于旅游产业之中,借文化展演平台,将充满正能量、散发着泥土清香的乡村文化内容作为组织群众广泛参与的载体,并不断提升水平,精致呈现在游客面前,作为体验互动式旅游产业发展的重要元素,推进区域经济的发展。

  活跃在乡村春晚舞台上的农村文化能人、文化名人,组织开展乡村春晚活动的众多基层干部,也已经信心十足地尝试将“春晚元素”编织进区域“特色小镇”“文化小镇”“旅游小镇”发展规划中。

  2月15日,又一次蔺店镇文化站文艺骨干例会召开。蔺店镇文化站站长吝正儒,这位亲自策划组织20多台乡村春晚的汉子,瘦了整整4公斤,他组织大家回顾乡村春晚从筹备到落幕的点点滴滴,讨论编写组、表演组和综合组的机构完善,力图挖掘更多乡土题材,打造以蒲阳村为代表的文化品牌,拉动乡村旅游。

  “我们在培育乡村春晚这一文化品牌同时,将乡村春晚同乡村旅游开发并肩同行,与传统文化保护开发相结合,推动公共文化事业向产业转变,充分利用农村传统文化资源,形成以文化带动旅游,走上以旅游促进经济,以经济反哺文化的多赢发展道路。”谈及乡村春晚对临渭区带来的变化,临渭区区长刘宝琳仍劲头十足。

  临渭区委书记郭柱国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乡村春晚以萌生于民间,根植于乡村,来源于群众的生活,引发了广大乡村群众参与的激情,村民自办、自编、自导、自演联欢晚会和乡村民俗活动,展现了基层老百姓的乡情、乡韵、乡愁与乡乐。鼓励支持群众自主创办文化,满足群众文化多元需求,我们将不断探索、总结、提升,促进文化产业的发展与繁荣。”

  文化汇聚能量,文化成为力量。2017年春节,临渭区300台乡村春晚倍受欢迎,正是政府主导,村两委会主办,群众主演的机制,激发了群众的创造力,激活了农村的能人,引发并推动了农村文化的繁荣。年味儿浓,精气神足。临渭乡村春晚,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以文化的自觉展示着文化的自信。(文/渭南日报 记者 李小鸽 刘李佳 通讯员 贺咪娜 图/王晓宁 张矗 张黎明 摄)

陕西文明网(网页打印)

操作选项

字体大小
宽屏阅读
打印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