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省文明办 主办
首页->身边好人 

轮椅上的村医孙庆勇:治病救人是我的人生梦想


来源:陕西文明网   2016-05-09

孙庆勇在电话里了解病人情况

    我国乡村医生诞生于20世纪50年代,他们半农半医,一根针、一把草治病,被誉为乡村里流动着的“120”,和农村卫生网、合作医疗制度并称为中国农村卫生的“三大支柱”。

  目前有110多万名乡村医生长期植根农村,他们用最贴近农民群众的辛勤工作,为农村卫生事业发展和8.96亿农民群众健康付出着他们的才智,即使新时期农村的社会经济环境发生了重大变化,这些乡村医生依然是我国卫生保健链条上最基础、最重要也是最温暖的一环。

  安康市宁陕县广货街镇沙洛村的乡村医生孙庆勇,就是他们其中的一员。他身残志坚、积极进取,从不因为自己残疾而降低医务工作标准;从不因为个人不幸而轻言事业上的放弃。

  凭着“我热爱这个事情”这份热情,身体残疾的孙庆勇18年如一日,忍受着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不辞辛劳地摇动轮椅,走在为当地群众看病服务的路上,他用自己的医技和真诚赢得了乡亲们的热爱与敬重。

  孙庆勇因公残疾后,坐上了轮椅,依然在给村民看病,行医的脚步并未停歇。

孙庆勇帮病人调配药品

给买药的村民介绍用法用量

  “治病救人是我的人生梦想”

    取药、配药、挂液体,动作娴熟又一丝不苟。如果不是身下有轮椅,很难让人相信孙庆勇是位高位截瘫的残疾人。

    1984年秋,从小就有医生梦的孙庆勇在宁陕县为边远山区委培医生的招考中,以优异的成绩录取到汉阴卫校学习,1987年毕业后分配至原沙洛乡卫生院工作。当时的农村缺医少药,同单位的张永贵举着拐杖,腿脚不太方便,年福力强的孙庆勇就主动承担着出差,下乡等任务。那是计划免疫工作刚刚开始不久,群众不仅不能接受,而且还有抵触情绪。他跑遍全乡的村组和农户,挨家挨户地去宣传和做思想工作。在孙庆勇的努力下,计划免疫工作很快就在全乡顺利的推开。

  在八十年代,作为一名集体工,相比正式人员工资非常低。因为喜欢做医生,所以他任劳任怨对待病人,一丝不苟,通过九年的历练,他慢慢成长为一名合格的医生医术也日益精湛,他所在的沙洛乡卫生院越来越受到群众的好评。

    初夏时节,正是秦岭深处峰岭叠翠、山花烂漫的季节,记者来到了沙洛这个大山深处的美丽山村。走进孙庆勇设在自己家里的村卫生室。他家的堂屋被隔断分为门诊室和药房,空间略显狭小,室内却一尘不染、干净整洁。

  坐在轮椅上的孙庆勇正在门诊室与药房间往来,忙着给一位老太太诊治。他清瘦的脸上始终带着微笑,双目放射出坚毅的光芒。他说:“上初二的时候,看到电视里的医生给人看病解除病痛,很受人尊敬,我也就想和他们一个样。”

  家里姊妹多,加上父亲英年早逝,孙庆勇初中毕业后考上高中,却因家庭困难而放弃了继续读书,医生梦由此破灭。国家有关加强山区医疗卫生工作的一系列优抚政策,给了孙庆勇实现梦想的机会。

  宁陕县决定给7个边远镇定向培养义务人员,听到这个消息后,他喜出望外地去报名参加考试。1984年秋天,16岁的孙庆勇初中毕业在家务农一年后,以优异的成绩考进了汉阴卫校,终于如愿以偿实现了当医生的梦想。3年后的1987年,孙庆勇卫校毕业后分配到了原沙洛乡卫生院工作。那时,乡卫生院就他和院长张远贵俩人。张远贵拄着拐杖,腿脚不太方便。孙庆勇就主动承担到村上出诊和计划免疫等外出工作。

  那时,计划免疫工作开始不久,群众不仅不能接受,而且还有抵触情绪,他跑遍全乡的村组和农户,挨家挨户地去宣传和做思想工作,在孙庆勇的努力下,计划免疫工作很快就在全乡顺利的全面推开。

  “我的中医全部是向张院长学的。”孙庆勇说,院长张远贵是名老中医,一有空闲时间他就虚心向院长请教,潜心学习中医诊疗技术。自己相比正式人员工资非常低,尽管艰难,因为喜欢做医生,所以工作起来感觉格外有劲。

 孙庆勇在给村民看病

查看病人打吊瓶情况

  “我还是个有用的人”

  正当沙洛乡卫生院越来越受到群众的好评,孙庆勇的医术也声名鹊起的时候,一场突如其来的灾祸却降临到了他的身上。

    1996年5月为节省开支,孙庆勇搭乘便车去西安给卫生院采购药品,在秦岭遭遇车祸,跌落50多米悬岩,胸椎腰椎多处压缩性骨折,导致高位截瘫。高位截瘫,作为一名医生的他,很清楚自己的后半生再也站不起来了。面对自己无法自理的现实,面对妻子和4岁多的孩子,他沮丧的在长安县医院的病床上躺了两个多月。

  1996年9月,在撤乡并镇中,沙洛乡撤并了。一直不太景气的乡卫生院,再也拿不出他的治疗费,从亲朋好友家借的钱也花光了,绝望的他放弃了治疗回到家中休养。

  就在孙庆勇卧床两个月后,在撤乡并镇中,沙洛乡撤并了。一直不太景气的乡卫生院,拿不出他的治疗费,从亲朋好友家借的钱也花光了,迫于经济压力,孙庆勇放弃治疗回到了家里。

  想到自己的身体状况,加之经济压力大,儿子仅4岁等现实情况,躺在床上半年的孙庆勇非常悲观失望,加上褥疮折磨,那段日子里他甚至绝望地想自杀。1997年3月,躺在床上的孙庆勇接诊了他遭遇车祸后的第一个病人。沙洛村二组村民宋启虎患胆囊炎在邻县一家医院治疗一个多月时间,效果一直不太理想。他找到孙庆勇想中医治疗。孙庆勇躺在床上给宋启虎诊断后开了药方,服了几副中药下来,宋启虎的病情得到了好转。一传十十传百,开始找孙庆勇看病的人渐渐地多了起来。

  “我身体这个样子,还被别人相信着,我还能给别人提供方便。乡亲们让我觉着我还是个有用的人。”孙庆勇说,随着找他看病的人越来越多,促使他从悲观失望中走了出来。1998年,原沙洛乡卫生院长张远贵的离世,让孙庆勇成了沙洛村唯一的医生。为了方便村民们就医,他和妻子李丛玲商议,从亲戚家借钱进药品,1999年在家里开起了诊所。曾经当过乡医的妻子做他的助手,不仅负责进药,还协助他诊疗疾病。

  有了药品,加上孙庆勇医术好,找他看病的人多了起来,年接诊超过1000人次,还有不少邻村的患者慕名而来求医。“接诊的人多,他的心情逐渐的好了起来!”李丛玲说,孙庆勇躺在床上接诊大概三年多,精神好了,身体状况也好了。他坚持每天8点钟起床锻炼,到1999年初基本上能坐轮椅活动了。

  坚强和善良是妻子李丛玲和儿子孙衍蕾对孙庆勇的评价。李丛玲说,孙庆勇经常神经痛的厉害,吃止痛片都不起作用,可他强忍着,从不在家人面前表露出来。

  “他从躺在床上不能自理到坐在轮椅上,现在已经锻炼到自己洗头、洗脸、做饭、用洗衣机洗衣服。”妻子李丛玲介绍说,孙庆勇凭着坚强的意志和坚韧的精神,在为村民们诊疗的快乐中,逐步提高了生活自理能力。

儿子教孙庆勇电脑知识

  “帮病人解除痛苦我很快乐”

  经过孙庆勇和妻子的辛勤努力,遭受重创的家走出了困境,日子一天天的好起来。不公的命运之神似乎要让这个不幸的家庭承受更多的磨难。2005年7月18日,宁陕县东部的几个乡镇遭受了暴雨洪灾,孙庆勇家的房屋被冲毁,诊所也毁于一旦。

  再次陷入困境的孙庆勇一家没了房子,在学校寄居了3个多月。经受过车祸致残打击的孙庆勇,在磨难中变得更加坚强,他和妻子相互鼓励着,依靠县上有关部门和干部捐助的8000元资金,在相亲们的帮助下,很快就在一片废墟上建起了4间平房,进回药品,又重新开起了诊所。

  “这么多年,他的确不容易,对病人就像亲娘老子一样。”李丛玲说,不管他身体有多难受,心情多么的不好,病人来看病他总是细心地诊治。虽然他身体状况不好,只要是病人有需要,他甚至不顾惜自己,病人多的时候,看着他坐在轮椅上来来回回忙,我都心疼。

  虽说孙庆勇行动不便,但要有危重病人不能到诊所就诊,他就到病人家里去诊治。2008年,村民夏宗清突发脑溢血,深度昏迷,孙庆勇让妻子用轮椅将自己推行1里多路治疗。2012年2月,栈房组村民胡明莲,全身浮肿、心力衰竭不能下床,到诊所来买药,他让人将自己抬到家里去诊治。

  在沙洛村提起孙庆勇有口皆碑。沙洛小学退休教师石玉莲说:“孙大夫病看得好,把病人当亲人对待。大家都很敬重他。”

  “2005年他盖房子的时候,一条河的人都去帮忙。”沙洛二组村民李友全告诉记者,要是没有孙庆勇这个卫生室,村民们就医就很不方便,要赶到20公里外的广货街集镇上去。“孙庆勇对病人有钱没钱都看,穷富一样对待,有的病人手头紧张,医药费一欠就是好几个月。”

  “轮椅上坐久了,神经痛得我难以忍受。”孙庆勇向记者感慨道,现在儿子已经长大成人,家里条件也好了,按说可以不这样辛苦。可自己当了20多年乡村医生,如果突然不干了,乡亲们生病了就要跑远路,自己也会觉得活着没意思,“能帮别人解除痛苦,我也能得到快乐”。

孙庆勇一家

  “办好卫生室更好地为村民服务”

  昔日沙洛村是宁陕县最边远最穷困的山村,土地瘠薄,交通不便,群众生活十分困难。如今修通了水泥路,村民们通过外出务工和发展林果产业,过上了日益殷实的日子。沙洛村三个村民小组580人,年轻人都出去了,剩下的是留守老人和孩子,加上相对还比较边远,大家看病还是不方便,孙庆勇说:“能为乡亲们服务,我很高兴”。前些年,没建敬老院,他经常免费给五保老人看病,连药费都不收。2008年,宁陕县实施了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孙庆勇的诊所承担起了沙洛村卫生室职能。一直高标准执行诊疗规范要求的孙庆勇,对自己的要求更高了,除了钻研医疗业务外,认真学习一些新的医疗规范,细致地做好诊疗的每一个环节。由于他医术好,卫生室诊疗人数大幅上升,年门诊人数超过2000人次,除本村村民外,还有不少外村村民前来就诊。

  让孙庆勇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随着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深入,像他这样的卫生系统集体人员被重新认定身份,安排到了广货街镇卫生院,并落实了工资待遇。他因身体状况无法到镇卫生院上班,可以办理病退手续,但他依然坚守着他的村卫生室,他说他要方便村民。

  为方便村民进行合疗门诊报销,孙庆勇的卫生室今年5月配备了电脑,安装了合疗网上报销系统。47岁的孙庆勇从未接触过电脑,花了将近半个月时间自学,硬是学会了操作技术。为提高自己的医术,他还浏览医学网站学习医疗知识。

  “遇到困难,要面对现实,相信自己,要自强不息。”孙庆勇说,只有尽力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才能一步步走出困境。广货街镇党委书记吴德才告诉记者,孙庆勇一家这么多年来真是不容易,但他从来没有找过组织要帮助。广货街镇卫生院院长刘勇则说,乡村卫生室是农村公共卫生服务体系的基础,乡村医生承担着公共卫生防疫、传染病、疫情上报等公共卫生服务职责。这就要求每位乡村医生都要是适应全科需求的多面手。孙庆勇始终认真地履行着村医的职责,没有因为自己残疾而向卫生院提过任何要求。

  宁陕县委、政府的领导、县卫生局和广货街镇的干部每年春节都要上门看望他。孙庆勇说:“我明白大家都很关心我,我要把卫生室办好,给大家做好服务。”  

    (本文根据《村医孙庆勇的"轮椅人生":坚持19年为村民看病》、《轮椅上的乡村医生》、《敬业奉献孙庆勇:轮椅上的“最美乡村医生”》等综合)

责任编辑:张宁宁

上一篇: 最美“拥军妈妈”赵秀梅:约法三章 30年倾情服务子弟兵
下一篇: 捡到失物就写招领牌 卖茶叶大妈已坚持10年
主办:陕西省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办公室
陕西文明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03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