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秦文化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三秦文化 > 正文

米脂出土西汉早期玉覆面

来源:陕西文明网  责任编辑:张宁宁  时间:2017-03-31

汉墓中出土的玉覆面

修复后的玉覆面

  省文物保护工作者近日公布了在陕北米脂一处汉墓中发现的玉覆面等文物的研究信息。这处汉墓是2014年为配合项目建设,在米脂一处工地内清理发掘的,当时出土了一件西汉初期玉覆面、一双玉鞋以及若干文物。

  米脂发现全国第四件西汉初期玉覆面

  玉覆面盛行于春秋战国时期,一直延续到西汉初期,反映了当时的用玉制度与葬俗。但目前考古所见的玉覆面并不多,尤其是西汉初期的,全国也只有三件。经过提取与修复,米脂发现的这件玉覆面,应为全国第四件西汉初期的玉覆面。

  据《仪礼·士丧礼》记载,先秦时代的贵族逝世后,会用玉片来覆盖面部,防止灵魂出窍。考古发掘显示,这座墓葬的墓主人身体表面有大量玉制品覆盖。墓主人面部、脚部整个被玉片所覆盖 ,组成玉覆面和玉鞋套 。

  此次出土的玉覆面和玉鞋的玉片,共计 280片 。其中面部 98片 ,组成覆面的有97片,还有1片玉含;脚部玉鞋182片。玉片以长方形或正方形为主,有少量三角形 。颜色以青绿色和黄白色为主,个别玉片由于受沁严重已无法分辨其原本的颜色。

  据考古人员介绍,此次清理的280片玉片中绝大部分为透闪石玉,有2片蛇纹石玉和1片石英类玉。277片透闪石玉中有224片为青色和白色,其余还有少数黄白色玉片 ,考古人员推测青色 、白色玉片为制作玉覆面与玉鞋的优选材料。

  玉片背面发现朱砂作用有待进一步研究

  值得注意的是,在靠近墓主人身体一面的一些玉片上,考古人员发现还附着有红色物质,其粉末的光谱分析结果与朱砂的特征吻合,因此确定玉片上所附着的红色物质为朱砂。

  早在河姆渡时期,就有远古先民用朱砂当作彩绘颜料,在周代的墓葬中也多有发现朱砂被铺在棺椁之下或撒于死者身上。考古学家认为,墓道中放置朱砂,可能是为了起辟邪的作用。但也有学者认为,可能是古人已经了解了朱砂的性质,用于尸体和棺木的防虫防腐。

  还有学者曾对古代纺织品痕迹上的朱砂作过研究 ,认为朱砂与淀粉混合后可对纺织品进行染色。此次发现的朱砂残留物,多附着在玉片背面,与纺织品痕迹混合,考古人员推测,朱砂也有可能是作为纺织品的染料。但目前尚未进行粘合剂残留物的分析,准确作用还需进一步深入研究。

  玉片背面还发现纺织品痕迹

  在玉覆面和玉鞋上,考古人员还发现了多处纺织品痕迹,实验室考古初步推断这些纺织品痕迹为麻纤维。

  考古人员认为,当时可能是用这些麻织物作为玉片的承托物 。与以往发现的汉代制作玉覆面和玉鞋所用的玉片相比,此次发现的玉片有所不同。以往的玉片多在四角穿孔,利用金缕、银缕或丝缕将其穿坠在一起。此次制作玉覆面和玉鞋的玉片大多没有穿孔,出土时排列也基本整齐。考古人员推断,玉片很有可能是缠绕缝缀,或利用某些粘合剂固定在纺织品表面,再覆盖于死者面部。

  在出土的280片玉片中,有104片表面有纹饰。纹饰包括卷云纹、谷纹以及不完整的其他纹饰 。这些纹饰多为阴线雕刻,每根线条又由许多更细的线条组合而成。考古人员认为,这些细线条可能为某种加工工具多次来回的划痕。这些划痕没有固定的宽度,有的互相平行,有的互相交错,根据加工痕迹显示,可能是受工艺水平限制,或制作时间紧张,制作较为粗糙 。

  大概从文景之治开始,玉覆面便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制作更为复杂的玉衣逐渐替代了玉覆面。遗憾的是,由于没有其他能够证明身份信息的文物出土,米脂这座汉墓的主人是谁,目前还是个谜。(西安晚报首席记者 张佳 图/省考古研究院提供)

陕西文明网(网页打印)

操作选项

字体大小
宽屏阅读
打印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