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秦文化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三秦文化 > 正文

韦江凡的艺海往事

来源:陕西文明网  责任编辑:苏琳  时间:2017-07-17

  韦江凡老人离开我们一年了。作为现当代著名的国画家,尤其是画马的领军人物,老人一生不知创作了多少丹青佳作,也结交了许多近现代中国画坛的名流耆宿,像徐悲鸿、赵望云、黄胄、李苦禅、李可染、董希文、吴作人等等。纵观他们的交往,可以看到老一辈画家们,在世事纷扰的人生旅途中,是如何面对生活,面对艰辛坎坷,面对艺术,面对朋友的。那些鲜为人知的往事,更是我们认识和研究现当代中国画坛不可多得的宝贵材料。

  韦江凡是1946年下半年就读于徐悲鸿先生担任校长的北平国立艺术专科学校国画系的。韦江凡天分很高,又吃苦好学,人也忠厚老实,很受徐先生的喜爱和器重。每次徐先生来班里讲课,总爱到韦江凡的桌前,多看一会儿。有时需要给学生们做些实际指导,徐先生就在韦江凡的书桌上,摊开纸笔,现场勾勒点染,加以示范。老师的培养教诲,不仅是在绘画方法上,很多时间和场合,是在对自己学生操尚品德和好的性情习惯的引领上。1948年六七月间,徐悲鸿先生为韦江凡题写了这样一段话:尊德性,道问学;致广大,尽精微;极高明,道中庸。这段话真实而深刻地反映了徐悲鸿先生的道德信仰和生命体验,表明了他的教学主张和艺术追求,也体现了他对自己学生的殷切希望。

  赵望云先生是“长安画派”创始人之一。作为美术事业的引路人,赵望云是韦江凡接触较早的一位老师。赵望云的《塞上写生集》《西北写生集》等,很大程度上影响了韦江凡。从小就生长在农村的韦江凡,对赵望云笔下的人物与场景太熟悉了。他非常敬佩赵望云先生忧国忧民的艺术良知和对贫苦百姓的同情,也十分欣赏赵望云先生表现生活的捕捉能力与绘画风格。当赵望云先生定居西安后,正在西安担任中小学美术教员的韦江凡成为赵望云先生的学生。那时,他常跟着老师赵望云出去写生。韦江凡对赵望云始终怀着感恩的心情。上世纪80年代初,韦江凡便在繁忙的创作之余,亲自动笔,在报纸上发表文章,介绍赵望云先生的生平与创作。期望更多的人了解这位以写生见长,为百姓疾苦代言,坚持长期深入生活和为新中国热情讴歌的“长安画派”创始人。

  黄胄先生是20世纪中国画坛颇具开拓性和影响力的一代人物画大家。他独具鲜明艺术个性的人物画以及所擅长的毛驴、走兽一类的题材,已成为中国美术史上里程碑式的经典作品。而韦江凡和黄胄的关系也非同一般。他们同是赵望云的学生,很早便走到了一起。韦江凡第一次见到了黄胄,两人谈得很投机。事也凑巧,没过多久,西安那所私立艺校招生,韦江凡前去报考,在考场上与黄胄不期而遇。绘画考试虽然通过了,但一听说学费较高时,两人又犯了难。因为他们除了吃饭,没有更多的钱来交纳学费了。校方说,可以做工读生,就是上学期间要帮助学校打扫卫生,照顾老师,干一些零活儿。韦江凡同意了。韦江凡成为赵望云的学生,与黄胄变成了师兄弟,两人的关系也就更加密切起来。新中国成立后,韦江凡在中央美院做助教,而黄胄还远在大西北。韦江凡利用自己所能接触到的场合和条件,尽一切可能地给黄胄提供消息和机会。二人经常书信往来。1950年,全国美展前夕,已经参军到兰州的黄胄给韦江凡寄来了一批国画,其中有一幅题为《爹去打老蒋》的作品。作品有着鲜明的主题和时代特色,画风淳朴、生动。那时,黄胄还没有任何名气,北京美术界也无人知晓,把这幅作品送到全国美展能不能入选,韦江凡心中也没有底。他想到了担任中华全国美术工作者协会主席的徐悲鸿先生。于是,便把作品交给了徐先生。爱惜人才的徐先生看到这幅《爹去打老蒋》的作品后,被画中所表现的淳朴感情和清新的画风感动,立即将画送到了美展评委会。

  李苦禅先生是近现代中国画坛一位承前启后的大写意绘画大师。苦禅先生也是韦江凡在北平艺专的老师,后来还曾一度成为中央美院的同事。对于苦禅先生,韦江凡同样十分敬仰与尊重。他非常钦佩李苦禅在抗战时期,舍生忘死投身抗日斗争,即使被日本宪兵抓进牢房,严刑拷打、受尽折磨也不屈服的民族气节和牺牲精神;钦佩老人在遭受不公正对待时,敢于直言上书、寻求帮助的磊落胸怀。苦禅先生那种正直坦荡、嫉恶如仇、崇德尚义、淳朴善良的品德,给了韦江凡深刻的记忆与影响。

  韦江凡常说,先生是真有本事,不论什么场合,拿起笔来就画。谈到苦禅先生的作品,韦江凡说:“有些画,还是从老人准备当作练字的废纸堆里抢救出来的。”那个时候,一大家子吃饭都成了难事,所以,有个纸头,苦禅先生也不浪费。为了练字,他常常把练习笔墨的画稿积攒下来写字,先是大字,然后在缝隙中写小字,直到把一张纸全都写黑。有几次,已经在美院做教师的韦江凡到家里看望苦禅先生,发现了这个秘密,觉得这样做太可惜了,便等再次登门时,带上一点纸,送给老师。还从老师的废稿中挑几张作为范本收藏。这些记录苦禅先生坎坷生活经历和绘画风貌的画稿,就这样被保留了下来。在那个特殊的年代,韦江凡不论什么时候,都没有远离老人,一如既往地同老师保持联系。他经常到苦禅先生家探望,哪怕是偷偷地坐上一会儿。前不久,苦禅先生的儿子李燕,在见到韦江凡小女儿韦红燕,回忆起这段经历时,还十分动情地说道:“你父亲可是好人呀!”

  是啊,像这样老师爱护学生、学生尊敬老师、亦师亦友的真诚朋友,韦江凡先生还有很多、很多。(肖东升)

陕西文明网(网页打印)

操作选项

字体大小
宽屏阅读
打印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