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秦文化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三秦文化 > 正文

母亲 我心中的荷

来源:陕西文明网  责任编辑:苏琳  时间:2017-07-17

  盛夏太阳毒烈,荷花却无惧烈日,拥抱艳阳,开得正盛。

  记忆中,母亲是最爱荷的。无论是衣着服饰还是家居装饰,都是她最爱的荷的藕粉色。无奈居住的小镇并无荷花,故而看荷便成了母亲的一桩心愿。

  近日里由于诸多不顺心,颇是有些颓败不振。母亲听闻便特意从小镇赶来看我。趁此机会,我以散心为由,拉她一起去郊区看荷。

  夏日的阳光火辣辣的,荷塘寂静无人。一池青碧覆盖了整个湖面,碧色的浮萍围绕在荷的身边,叶叶相连,像是一台舞会中欢闹的观众。片片绿荷舒展腰身,满池的荷与花,不为恶境所动。昂然挺立,纯洁、淡雅,以高洁之态绽放在红尘世态之中。清风拂过,柔嫩的花瓣四散开来,在墨绿滴翠里摇曳一池雅韵,在阳光炙烤下,随着清风欢愉舞动,像是共赴一曲水上芭蕾。母亲走一路赞美一路,不停地要求我给她拍照,像个留恋美貌,生怕错过每一处风景的少女。

  “妈,你年轻的时候一定很漂亮吧!”我边拍边情不自禁地夸赞。

  “年轻,就该是美丽的、快乐的。”母亲回答我。

  有人曾说,荷与莲本是同一样事物。没开花前叫荷,又薄又透的胭脂点出粉嫩的花苞,像极了清纯明净的少女;而开花结果成熟后叫莲,想要一展风姿,犹如一位身着旗袍的江南女子,袅袅婷婷,摇曳生姿,羞涩与矜持也难以掩饰骨子里流淌的风韵。看着如孩子般的母亲,我忽然觉得,她有着“荷的心、莲的身”。虽然已绽放了青春,却依然拥有一颗含苞待放的心。年龄的增长并未改变她内心的纯澈,时间只是赋予了她再次绽放的机会,她仍是许多年前那个年轻的自己。

  坐在湖边的长椅上,母亲仍在痴迷地欣赏着这一望无尽的荷塘,眼睛里放射出亮亮的光芒,完全沉醉于眼前这片犹如泼墨一般的好景致中。“感觉这池荷花,争先恐后的,都想抢彩头!不过挺可惜的是,并没有哪一株,会格外惹人眼。含苞的、开放的、凋零的,只要想着把美展示给人的,就都美。”母亲文化不高,不会吟诗赏花,她一生最喜欢荷花,却也只会说一句“荷花好美!”是呀,荷花好美,但却从未有人会说出其中哪一株最美?无论是未开的荷,已然盛开的莲,抑或是即将凋零的,只要有绽放的心境,不都是美的嘛!而此刻的母亲,不正是我心中的荷吗?

  池花对影落,沙鸟带声飞。我认为荷花在飘零的刹那是最美的。粉红嫩白的花瓣无风自落,自有着一番无边的禅意。从饱满的莲子到大片的荷叶,从含苞的荷,直到开放的莲,它一直在悄无声息地蜕变,而始终不变的是一颗对美的追求之心。绽放只是片刻生命的燃烧与命运的欢腾,而拥有一颗永求绽放的平和之心,或许才能拥有美丽与快乐。

  荷花自古都是高洁之士吟咏的对象。人们喜爱荷花,歌颂荷花,不仅是因为荷花的曼妙身姿,散发出的幽幽芬芳,更是出淤泥而不染的高贵品格。人心明朗,不论如何蜕变,若初心不变,就是美的。所谓的心境,无非是在现实的泥淖里超越自己,让心灵开出一朵清净之莲。用荷做一盏心中的明灯,无论走在哪里,只要有着不被世俗裹挟的勇气和坚守本心的力量,就一定能找到属于自己的方向。(王洁)

陕西文明网(网页打印)

操作选项

字体大小
宽屏阅读
打印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