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秦文化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三秦文化 > 正文

陕北八月天

来源:陕西文明网  责任编辑:苏琳  时间:2017-08-31

  八月,陕北金灿灿的收获季节到了。如果说陕北最美丽最明媚的季节是农家四月山丹丹花开的时候,那么,陕北最美丽最富饶的季节是农家八月天。

  当节气进入八月的时令,博大慈祥的黄土高原便摇曳着,鼓荡着,喧哗着,向你袒露出丰满、迷人的秋色。唯有这个季节,高原才暂时隐去了她荒凉贫瘠的本色,向人们宽厚而无私地奉献果实和收获。面向八月的高原,糜谷是黄灿灿的,高粱是红彤彤的,荞麦是粉楚楚的,棉花是白生生的,白菜是绿莹莹的,玉蜀黍亮开自己金黄的肤色,烤烟袒露出它青油油的胸脯……五彩斑斓的秋色错落有致地塞满沟沟壑壑,山山洼洼,川川畔畔。轻风刮过,山洼沟壑的庄稼间,散发出甜蜜气味,川野河谷,像少女的黄裙子灼灼燃烧。

  八月的馨风掀动川野和山梁的糜海、谷浪、红高粱。那些豆菽、黍稷荡漾着,它们锥形的筒状的帚状的纺锤状的穗子摇晃着,它们宽阔的窄厚的狭长的针形的线状的叶片碰撞着。不到陕北,你是领略不到这种五谷杂粮丰收的气势和景象的。高原赭黄色的土地上,高原三伏莽烈而粗野的太阳下,一群高原的子孙,蘸着心血、汗滴,调配着丰秋最初的色彩……

  秋风糜子寒露谷,霜降之前刨红薯。进入这些八月的农家节气,紧张的收割便开始了。这时候,长天辽远高爽,蓝天下的金山碧野,到处可见赤脚裸膀的农人,他们挥镰开割,任八月的艳阳浴着他们黧黑的脊梁……偶尔,那高一声低一声的古老的信天游就顺着山洼飘过来:

  崖畔上开花崖畔上红,

  受苦人盼望过好光景。

  打碗碗花就地开,

  我把你的白脸脸转过来。

  山野八月袅袅回应的山歌呀,浑厚而悠长!信天游,是陕北广泛流传的山歌,赶脚的人吆上牲口唱,妇女在家里纺线线、纳鞋底唱,农人们用它来消除疲劳,石匠用它来驱逐寂寞。它是农人发泄自己情绪,寄托自己美好感情的歌声呵。大多数的时候,你会听到陕北人那种狂热的生命精髓在他们的内心跃动着。呵,唱吧!面对稔熟丰获,面对疲劳辛苦,怎不悠然自得唱几声呢!——太累了!自银灰色的黎明,他们不懈地开始劳动。露珠被他们的裤腿碰落了,他们常常发出低沉的喘息。饿了,一家人就蹲在地头,围着饭罐,草草野食一下,便又开割了。整个田野都感觉到一种喧嘈和骚动,各样庄稼都要赶着往回收获。

  渐渐,一片片庄稼割倒了,一簇簇火炬般燃烧的红高粱簇起来了,一行行金黄闪光的糜谷拥起来了……八月的大地,该多么富有感情、色彩和诗意呵……

  丰收的秋天,也给果园带来一片绚烂的景象。大鸭梨熟透了,逍遥着,在坠弯的枝头闪耀青光。葡萄晶莹透明,绿绿的,紫紫的,嘟嘟噜噜垂挂下来,叶子已蔚为一片醉人的深红。但更惹人注目的,却是一望无际的、满山遍野的枣林。陕北枣林,年代悠久而气势宏大,窑畔,崖畔,村口,路旁,院落,每个村庄都密密层层围着一片枣林,每个家户都有属于自己的一片枣林。八月仲秋,枣子就全熟红了。黄绿绿的叶簇中,闪耀着圆的、长的、珍珠玛瑙一样红艳艳的大红枣儿。金风自由洒脱,红枣儿在空中摇摆,不时落下几颗来,轻轻击在人的头上脸上背上。而嬉笑欢闹着吃枣捡枣的人的豪爽温馨的声浪抛来抛去……

  八月的乡村傍晚,弥漫着淡淡的炊烟,一行南飞的大雁自由地在纯净而高远的天空飞过。农家小院这时显得格外恬闲和优美,我不妨领你到这黄土高原的村落、窑院走一遭吧。朋友呵,也许你到过许多地方,但你领略过八月黄土高原千山万壑中这些遥远山村的独特风味吗?是的,多少人曾描摹讴歌过陕北窑洞、窑院,但我要说,对陕北窑洞有真正的感悟和理解那还只有我们陕北人。我的一位年轻的陕北诗人朋友曾热情唱道:“如今我已从豁亮的月弓窗下走出,走了很远还没有走出你的深情;我想山川是高原皱脸上展开的笑容,你是望着我的背影的母亲的眼睛——啊,陕北的窑洞!”陕北窑洞曾诞生了像那山丹丹一样灵秀俊美的女子,诞生了像黄牛犊一样结实健壮的后生,也曾诞生了古老而悠扬的信天游歌声,新世纪摧枯拉朽的人民革命运动和最辉煌灿烂的智慧思想!

  陕北村舍院落,一家一户都是土窑或石头、砖箍起的窑洞,窑檐一摆儿都用青石板压起,牛棚猪圈鸡窝就搭在窑畔或院墙外边。窑洞两侧,挂着一串串红辣椒,黄烟叶。门桩上,晾着束束选作种子的谷穗、糜穗子。明亮精细的窗户上,贴着红艳艳的剪纸窗花。主人会热情厚道地招待你的。他们会端上来一筛子红枣,一簸箕南瓜子或喷香的爆玉米花,你就大口吃,吃得有股粗劲厚实劲,不然他们也会说你“生分的和城里人一样样的。”陕北人喝烧酒,气氛热烈而又别具一格。他们喝酒要唱歌,边喝边唱,叫“唱酒曲”。

  开席,要由主人先唱《请酒曲》:“有个酒曲哟唱起来,八仙桌儿当中摆,象牙筷子对撒开,银壶金盅转开来……”歌毕,传壶递饮,为宾客敬酒三巡。你不会唱酒曲,酒量又不大,一定有些怕了吧。不必,有人会代你喝的。那么,你就乘兴倾听他们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地唱那些一支支由远古流传下来的酒曲吧:《好汉秦琼》《赵子龙》《李自成》《盖世英雄好》……在酒场上唱这些壮怀激烈的千古韵事,到底给人一种什么意味呢!呵,这些不知形成于哪年哪月的、仅仅只流传于陕北黄土地域上的酒曲呵……

  陕北被誉为“腰鼓之乡”,老汉后生都会打这东西,连五六岁的猴小子也会来两下。于是,脚地下,后场掌空地,立刻成了腰鼓场。四个或八个年轻后生立即挥动鼓槌,扭动着对打起来。那完全是一种粗犷的刚劲豪放的力的造型呵!伴着强烈的节奏,那股虎劲、那股猛劲、那股狠劲、那股狂股、那股野劲的气势和魅力,全淋漓尽致地发泄出来了!鼓声急,槌绸飞,小伙子们腾空飞跃,胯下击鼓的一刹那,突然显得那样威武,那样雄魄!

  看着粗犷的腰鼓,听着自由自在的酒曲,游人呵,你尽可以领略陕北人身上所凝聚的那种古老而伟大的精神内涵,你也尽可以让你那些神奇而浪漫的想象力自由驰荡。是的,黄河流域这块远古而博大的土地啊,轩辕浩气,华夏始祖,开创江山,拓土万里。这里孕育了古老悠久的信天游,粗犷的腰鼓、秧歌舞、新月形的窑洞,柔美的窗花……成熟的八月,一部神奇的书!一幅光闪闪亮铮铮的伟大的陕北自我画像呵……

  这时,也许你会突然击节惜叹:八月太快了,在陕北待得太短了。陕北八月实在是有着另一种风土人情、另一种重托、深邃;另一种精神、智慧和哲人的思考啊!哦,我的五彩斑斓的陕北八月天呵!我的自由自在、富足、丰饶和温暖的乡村八月天呵……

  朋友,你来吧,我的陕北的八月会厚待你的!(史小溪 本文有删减)

陕西文明网(网页打印)

操作选项

字体大小
宽屏阅读
打印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