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秦文化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三秦文化 > 正文

洽川此景最堪忆

来源:陕西文明网  责任编辑:苏琳  时间:2017-08-31

  “远看黄河白茫茫,曲曲折折到这里”——这是当地过去一位甚是诙谐的传奇人物随口念出的一首诗的前两句。诗呢?平铺直叙直白如话,但是,若是用了乡音去读,却回环舒展音韵铿锵,准确地描绘出黄河流经这里的形状。你看,远远望去,早不见了崩涛雪浪一往无前的模样,犹如从天际闪着白色的光亮而来……

  黄河,到了这里便慵懒得不想走了,携带着巨量泥沙的水波,制造了这一湾绿洲。而这湾绿洲确实不能小觑:芦苇茂盛,清泉处处,十里荷花。就差了“三秋桂子”,不然,便活活地演示了柳永的词境。不过,《诗经》的“关关雎鸠,在河之洲”却是吟咏着这一带美丽的风光,从远古一直到现在,万种风情千媚百态,不知沉醉了多少如织游人!

  黄河史就是一部伟大的文化发展史,黄河的生态状况就是一个社会文明的高度——而这里就是黄河替自己寻找到的一个美丽的后花园,一个可以使自己休养生息自我修复的好地方。黄河滋润了半个天下,也确实该在这里栖息困倦的身躯,上演一段抒情慢板了。

  这些天,一直在读美国生态学家马克·乔克的《莱茵河:一部生态传记》。从这部书里,大致了解到了工业化以来莱茵河的生态情况,由此而极端渴望回到黄河身边去,想看看在如火如荼的城镇化历史进程中黄河的生态情况,特别是这一湾得天独厚的美丽绿洲。眼前的景象是碧天绿海的芦苇,铺天盖地在整个黄河岸边,齐刷刷的。有风吹过,不时翻卷起一个接一个的漩涡,搅起了飘飞的绿云,一直鼓荡到无边无际的尽头,又回折过来,溅起如珠的细雨,愈发见得绿的汪洋。有水鸟箭般掠过随风起伏的芦苇,婉转几声,隐入绿墙深处……若是秋季,特别是深秋,“苍苍蒹葭,白露为霜”,却又是另一番景象:原本郁郁葱葱的芦苇荡,此时芦花飘雪,异常壮美。远远望去,恰似飘落起无穷无尽的白云,笼罩四野,顿觉天地茫茫。“西湖烟水茫茫,百顷风潭,十里荷香。”不错,西湖缺少了碧叶田田浮香暗动的夏日清荷,则断然没有了生命的灵动和韵律。而这湾绿洲亦如是,与西湖“十里荷香”不同的是,小暑尚未到,这里便是“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黄河沿岸成千上万亩荷塘,仿佛听到了号令似的,一夜之间,那硕大如盖的荷叶,亭亭玉立的荷箭,鲜艳盛开的荷花就哗啦啦展现在人们面前了,是那样的娇娆那样的明媚那样的清新那样的美,展现出一幅幅回环往复的荷之长卷,淋漓尽致地把荷的风韵荷的精神浓墨重彩地表现了出来。实乃天地之一绝!

  鸟是大自然的精灵,而这里更是鸟儿的世界。且不说草滩浅水里的丹顶鹤、大天鹅、鹳鸟、麻灰的野鸭子了,就是来回穿梭于芦苇间的翠色小水鸟,也引人怜爱。清脆悠扬的啼叫声,显得这一片芦苇、荷花与丛丛马蔺花组成的天地愈加清幽。也不知这小水鸟用了怎样的建筑技巧,把用羽毛、小树枝等材料粘合起来的巢搭建在芦苇上,这别出心裁的精巧之举,或者是小水鸟的生存遗传技能吧。芦苇荡里的光线慢慢暗了,远处传来水流声,小水鸟归巢,箭般穿越随风高低起伏的芦苇,跳跃在巢边的枝梢上,然后,悄无声息地归宁了。这时分,一轮明月在天空冉冉升起……

  此处的泉,犹如黄河怀抱里的一个个明珠,星罗棋布。泉水清澈晶亮,碧波荡漾。芦苇深处,有一泉,泉底,细沙腾浪,奔涌而出。其水温润,柔滑如丝,而水骨挺立,浮人不沉。泉面水汽氤氲,如梦如幻。其广约数亩,四周芦苇如碧,近听水语如珠,遥闻黄河涛声,全然方外妙地。沐浴其中,天人合一,灵魂复归自然,仿佛进入老子境界,得大解脱。

  站在黄河岸边高高的黄土断崖上,山风鼓胀起衣角,极目远望,黄河东流而去,不由想到:河流有着伟大的自我修复能力,但更重要的是做好河流的生态保护,这实际上是在保护人类的生命。黄河的这湾绿洲,就是确凿的证明!

  唐代诗人白居易的记忆深处,不能忘怀的是江南,特别是苏杭一带的湖光山色总是潋滟在他的心灵之间,便就是离别经年也念念不忘。“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是啊,东南江山形胜秀美,然而,假如他有幸身临黄河这湾绿洲,看见这般景致,也许流连忘返,情愫若寄……是啊,长堤垂柳,碧叶红荷,鸟语花香,风光明媚,此景最堪忆。(陕西日报 柏峰)

陕西文明网(网页打印)

操作选项

字体大小
宽屏阅读
打印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