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秦文化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三秦文化 > 正文

以高远的情怀 演绎西商历史 弘扬西商精神

——评电视连续剧《那年花开月正圆》

来源:西安日报  责任编辑:苏琳  时间:2017-10-10

  近日,由西安曲江影视集团出品的74集电视连续剧《那年花开月正圆》在江苏卫视、东方卫视以及各大专业视频网站热播,成为口碑和收视率双丰收的现象级大剧。这部作品充分尊重历史客观事实,突出时代主旋律,正面宣传陕西和西安新形象,尤其在展示西商历史和弘扬西商精神、树立西商形象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也是近年来国内古代商业题材电视剧的扛鼎之作、精品之作。

  传奇重现

  国内第一部西商历史剧

  该剧讲述了主人公周莹从一个街头卖艺女子,到入主泾阳吴家东院,在一次次艰难险阻面前,如何撑起吴家家业,直到发扬光大忠勇质朴的诚信精神,最后赢得各方尊重,成就一方商业传奇的曲折故事。

  就题材主旨和主题导向来看,该电视剧能够充分尊重历史的宏阔背景与基本事实,以发生在三秦大地的真实事实为素材,对于清朝末年西商的历史风貌能够加以客观真实的表现。虽然作品更多具有传奇剧的商业化叙事特征,但是,对于西商的整体历史脉络和风貌,西商精神和气质,西商业绩和特征,以及以陕西泾阳、三原、西安等为表征的西商地域文化空间等,都有着颇为全面、客观、真实的反映。《那年花开月正圆》讲述了清末出身民间的陕西女子周莹跌宕起伏的励志传奇人生,以自己特有的聪慧机敏,在错综复杂的家族争斗、社会变革、情感纠缠中,最终成长为泾渭河畔的“女商圣”。剧作对以周莹为代表的优秀西商人物赋予个性化、典型性的形象塑造,使得中国电视剧艺术创作中又诞生了一位全新的女性人物形象。与此同时,《那年花开月正圆》也是国内第一部全面表现西商历史题材的古装商业传奇剧,不论从题材还是主题导向上来看,都对今后的影视创作具有重要的艺术创新和探索意义。

  另外,该剧初创团队对于剧作本身的定位具有清醒的认识和敏锐的商业观察,这是该剧能够成为现象级精品大剧的关键。据导演丁黑介绍,该剧主创将其定位为女性励志传奇剧,并以喜剧外壳包装悲剧内核,走了一条经典的也是近年来比较火热和受观众认可的女性励志传奇路线。在演员方面,该剧选择了孙俪、陈晓、何润东等当红明星阵容,尤其是孙俪的表演对于周莹这一人物形象的塑造起到突出作用,她对人物性格和内心世界的把握和展现,使这一人物形象活脱脱挥洒于银屏之上,给观者留下深刻印象。

  从人物设置上讲,该剧分别从吴家、沈家、胡家等设置了西商家族之间的关联人物,又夹杂了官场、王爷府、江湖、土匪、西域商人等各色人物关系,这些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纠结在一起,按照各自的性格逻辑、利益关系和人生命运进行拼搏、争斗,也展示着别样的爱恨情仇。剧作将这些人物关系推到了极致的地步,使得诸多人物关系设置在全剧的开始、转折及高潮中都起到了决定性作用,应当说,这一特征也是这部电视剧引人入胜的重要元素之一。以剧中女主角周莹为例,该形象塑造源于真实的历史人物,主创人员力图在尊重史料的前提下,以喜闻乐见、独一无二的笔触来描刻这一人物。周莹出场时被设定成孤儿,靠跟着养父卖艺为生,从小行走江湖的经历造就了她古灵精怪,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剧中,她先是被卖到沈家做丫鬟,之后阴差阳错到了吴家。她嫁给吴聘后,本以为可享天伦,奈何吴聘早逝,吴家家道中落,她不得不一人扛起吴家,一次次周旋在各式的陷害斗争、利益博弈之中。随着剧情的深入,周莹的性格也逐渐变得沉稳、老练,在经过不断的苦难磨砺之后,终于完成了自我生命价值的肯定与升华。不难看出,剧中周莹的形象是充满灵气和血肉的,导演通过对大量细节片段以及情节的刻画,描摹了周莹从天真烂漫、无忧无虑渐渐成长为成熟大气、足智多谋的女商传奇。

  虚实结合

  “大事不虚 小事不拘”

  在故事情节建构和故事细节推进方面,该剧作自始至终都能够严丝合缝,将故事情节的建构与人物关系的设置紧密结合起来,将西商的作为与宏阔的历史背景结合起来,将历史的真实性与艺术的虚构性结合起来。在编剧方面,依循“大事不虚,小事不拘”的原则,编剧苏晓苑擅长在情节点上下功夫,不断地吸引观众的观看欲望。因此我们发现,该剧尽管体量不小,但是并不冗长,原因就在于对于剧作本身的精细打磨,去掉了拖沓冗杂的戏份,务求精炼传奇,使得人物和情节真正立起来,而不依赖于炫目的色彩、音乐和无意义的空镜来转移视线、拖延时间。电影导演出身的丁黑,特别擅长使用镜头语言讲故事,在剧中的关键情节点上,我们常常可以看到艺术化的镜头处理,使得画面充满了富含层次的审美意蕴,画面超越了情节本身,让观众真正沉浸在持久的审美享受当中,难能可贵。

  我们看到,主人公乃至其他人物,在整个故事情节中始终处于情节发展、命运波折的风口浪尖之上,所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正是在如此的情节命运纠结与考验中,主人公的人生命运和性格轨迹得以发展和成长,得以充分挥洒与张扬。

  陕西元素

  茯茶蓼花糖为剧作 融入真实感和文化性

  制作精益求精也是该剧的突出特色。首先体现在对于特定历史年代民俗风貌的呈现上,包括清代陕西泾阳的建筑特色、吴家东院和沈家的碉楼瓦砾,以及剧中涉及到的诸多全景式的人文历史景观,这些画面的呈现全都需要人工搭景,于是我们在剧中看到了大全景和长镜头的视觉语言可以游刃有余地使用。布景讲究是该剧获得历史身份的基础。具体来看,该剧在摄影、美工、布景、道具等方面特别考究,尽可能还原吴家当年的风光,斥巨资搭建近五万平方米的外景和内景,按县志等资料恢复出陕西泾阳县当时的商业街,并再现泾渭饮食文化,茯茶、蓼花糖、面食等当地特色元素均有呈现,为剧作融入了真实感与文化性。

  在服装方面,以叶锦添为代表的优秀团队在人物服饰上力图做到特色鲜明且符合历史:例如沈星移开始的人物设定是嚣张的俏公子形象,他的服饰颜色多艳丽且有大量绣花,而与之相反的是善良体贴的吴聘,其服装多为对襟马褂,多以暗色调为主。周莹在剧中的服饰也是趋于稳重,对襟服饰与盘头发饰相互呼应,将其性格的成长展现得淋漓尽致。

  古往今来,西商以商事国、诚信守法、创新为先、忠勇质直的精神一直成为其极具家国情怀、不断创造辉煌业绩的内在核心本质和原生动力,西商“人硬、货硬、话硬”的“三硬”特征也成为千百年来的商界传奇和佳话。应该说,电视剧《那年花开月正圆》规模庞大、主题精深、人物鲜活、视效到位,颇具历史性的叙事和建构,饱含诗意性、浪漫化的艺术夸张和书写,为我们勾勒出了一幅明清以来西商历史、西商精神和西商代表人物的全景图画,规避了消费主义和利己主义的思维,以高远的情怀演绎了西商可歌可泣走西口、下江南、出西南以及勇闯丝绸之路的动人事迹,尤其深刻思考了西商精神的深层动因。该剧给予观众澄怀味象、凝神观照的艺术美感,让其沉浸于人物的命运脉络中久久不能释怀,并能够以乐观积极的态度去体悟人生。应该说,这部电视剧对于在“一带一路”建设背景下,如何弘扬西商精神,如何在大西安建设中有所作为,都具有很好的启发意义和教育意义。(张阿利 作者系陕西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研究员,陕西省电影家协会主席,西北大学教授、博导)

陕西文明网(网页打印)

操作选项

字体大小
宽屏阅读
打印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