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秦文化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三秦文化 > 正文

遇见普洱

来源:陕西文明网  责任编辑:苏琳  时间:2017-11-03

  去过云南多次,却从未到过普洱。对于它的了解,仅仅是众所周知的普洱茶产地。9月23日傍晚,飞机在思茅机场降落。停机坪后方,连绵的山丘上飘浮着几丝云彩,晚霞的光亮从山与云的缝隙间淡淡洒出,湛蓝的天空由深至浅,应和着照亮了整个停机坪的金色灯光,惊艳了每一个刚刚走出机舱的人。第一眼的普洱,深沉而绚烂。

  受中国百名文化记者普洱行活动之邀,我有幸来到这座坐落于地球北回归线上的美丽城市。从墨江到景谷,从景谷到宁洱,短短5天时间,匆匆领略着这座城市精彩而独特的一个个小小的剖面。而仅仅这么一小部分,已经让人感动不已。如果非要说出是什么让我感动,我想,是这里的人和他们的笑容,是这里的山、水和云,是这里简单的生活和人们单纯而真实的幸福。

  墨江县联珠镇克曼村哈尼文化传习所的广场上,身着碧约支系传统服饰的哈尼人敲击着硕大的牛皮大鼓,载歌载舞,用鼓声的变化和击鼓人的动作演绎着时光的流转,向来自远方的客人传递着他们的幸福和满足。浑厚而欢快的《哈尼大鼓十二月颂》响彻整个村落,回荡在山谷间……飞扬的鼓声是哈尼族为农作而举行的节日与祭祀活动的标志,而哈尼族碧约支系的人们更是用鼓声表达着生产劳动中的喜悦和物候的变化。咚咚的声响从农历十月鼓起,从象征着哈尼族古老历法中新旧年关交替的“猪月”到霜露降落的“鼠月”,从山谷中云雾弥漫、白雪积地的“牛月”到柳树吐露新芽、布谷鸟催耕的“虎月”……一直讲述到来年的九月。

  雄劲的舞步、激越的鼓声感染着现场的每一个人。偶然的一瞥,发现邻家的屋顶上,两个哈尼族小姑娘默默地注视着人群。圆圆的脸上漆黑的眼眸,毫无畏惧地看着举起相机的人,配合大家拍摄。“她们好有镜头感!”我不禁赞叹,暗忖,若是城市里的小姑娘,大概早已羞着躲在妈妈身后了。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哈尼人的爽朗豪迈大抵是从骨子里生出来的,无论老幼,都有他们与生俱来的淳朴和自信。

  离开墨江前往景谷,位于迁糯大寨的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迁糯佛寺让我停下了匆忙的脚步。从一侧漆黑的小门走进去,院中长满了青苔和野花,低矮的屋檐下,数十只野猫或卧或躺着。僧人倚墙而坐,澄澈的眼睛望着人们微笑,和这座古寺一起慈爱地看着喧嚣吵闹的我们。蓝天白云下,雕梁画栋的屋檐上,铜铃在风中发出清脆的响声。

  当天的晚餐就在迁糯大寨的农家解决。用芭蕉叶裹着的绿色糍粑、带着甜味的自制苞米酒、加了酸木瓜水的农家米粉,朴素的食物中满是浓浓的情意。席间,主人的敬酒歌委婉绵长、撩人心弦。离开迁糯大寨许久后我才发现,随身携带的一顶帽子遗落在了寨子里。想是它看透了我的心,留在那,守望那片寂静的土地、守望那些淳朴的人们和他们纯净的心灵。

  前往宁洱的途中,全程穿山而过,公路两旁郁郁葱葱。红土堆叠的山峦线条柔美,山顶圆润饱满,缓缓上升的山坡上被开垦出一畦畦梯田,茶树漫山遍野。开阔的山坳里坐落着灰瓦白墙的房屋,层层叠叠,依山而建。大巴车从高架桥上通过,深坳里的红土地、一望无尽的青山、白色的云、蓝色的天、黄色的野花,大自然赐予普洱的丰富色彩一览无余。

  如果说宁洱有什么最值得记忆,那便是那柯里。布满青苔的石板路从山中穿过,那柯里河绕着村寨潺潺流淌,古朴的屋舍上升腾起袅袅炊烟。一代又一代的人、一队又一队的马帮,从普洱茶的故乡启程,带着茶叶的芬芳和人们满心的希望,沿着这条迂回曲折的古驿道艰难地行走着,将普洱茶带往远方,在漫长的时光中酿就它愈陈愈香的独特秉性。如今的那柯里不仅是古普洱府茶马古道上的一个重要驿站,也是一个以哈尼族、彝族为主体,多民族和谐聚居的少数民族村落。这里深厚的普洱茶文化、茶马古道文化和马帮文化,为那柯里吸引来络绎不绝的游客。美丽乡村的现代化建设让这座古朴的村落成为具有地域特色的旅游村寨,传承着普洱人生生不息的拼搏精神,诉说着茶马古道上曾经的繁华。

  离开宁洱时已是傍晚,薄雾笼在山腰,大巴车环山而行。谷间的河水因山中的降雨而呈现出红色,藤蔓爬满公路两侧的围栏,雾气几乎将山全部遮住,车仿佛要开进云里去一般。天际处透出些许橘红色的光彩,近处,山的线条赫然分明,远处,山的轮廓隐隐约约。公路嵌在青山之上,不断上坡、下坡,隐匿在美景当中,仿若一幅水墨丹青。而这幅画里尽是清秀、舒朗和可以揉碎人心的美。上天造物,这片土地的属性也便是居于其间的人的属性。

  飞机从思茅机场起飞,透过小小的窗口,可以看到普洱几乎被深浅不一的绿色覆盖,蜿蜒的公路与碧水镶嵌其间,一派清新的景象。高空中,最后一眼看到的普洱,是裸露出的红色梯田。这片厚土,随意开垦出一块山地,撒上种子就能长出丰硕的果实。(柏桦)

陕西文明网(网页打印)

操作选项

字体大小
宽屏阅读
打印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