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秦文化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三秦文化 > 正文

惜别长安城

来源:陕西文明网  责任编辑:苏琳  时间:2017-11-03

  要离开生活了50年的西安整整两个月,我是那么想写一写与这座城的缘分。随着车队渐行渐远,我用空间距离筛选和简化心中对长安城的印象,那就是:一颗“印”,两个“心”,两条线。

  钟楼是西安的中心,也是这座城市的标志之一。钟楼坐镇八百里秦川,像一颗金印在华夏历史上盖下了自己的章子。其实确切地说,钟楼只是这个金印上边的瑞兽,整个印章应该是西安城墙周长十几公里的那个方框。西安城外的曲江池,则是一池上好的印泥了。这座城应该是中国乃至世界古代史的上篇中最精华的篇章,又是中国现代史中昂扬向上的旋律。

  如果说中国地图状若一只朝东司晨的金鸡,那么,西安则大致处于这金鸡的心脏部位,谓之“鸡心”应不为过。又如果说,整个中华民族的历史文化有如一部内存很大的电脑,那么不夸张地说,“长安-西安”完全可以称为这部电脑的“机芯”,这是“心”之又一谓。此为“长安二心”。

  西安的东西走向,朝着北纬34.5度展开,南北走向,朝着东经109度伸延。这两条线非常神秘。北纬34.5度,朝西安之东看是中国的古城线,西安-洛阳-新郑-安阳-开封,大多都在这一纬度上。朝西安之西看,又正好是丝路联结着的世界古都线。两河流域的古巴比伦文明、古希腊、古罗马、古埃及、古波斯文明,大多也在这一纬度上。世界四大古都西安、开罗、罗马、雅典也都大多在这一纬度上。这条纬线是中国和世界历史文明的命脉。

  东经109度附近是中国历史的浓缩,华夏民族各个历史阶段的身影在此频频出没。蓝田猿人——半坡仰韶文化——黄帝文化——周、秦、汉、唐文化——延安革命文化和西安事变,在这条经线上演出了一幕幕鲜活的历史剧。我们民族许多关键时期都在这里领取通关文牒。阿房宫、未央宫、大明宫、大雁塔、明城墙里,隐藏着多少曲折迷离的人物和故事。

  有意思的是,正如我在《西京搬家史》一文中写到的,半世纪中我在西安搬过五次家,钟楼附近、城墙周边、兴庆宫,与历史好有缘分。我天天穿过城墙和碑林上班,竟无暇顾及汉鸿儒董仲舒之墓和唐花萼相辉楼。我在城墙下拣过秦砖汉瓦。我的儿子在城墙根的开通巷小学和西安高中上了十多年学,是爬着城墙玩大的孩子。老妻是西安交大教授,每天路过交大校园里的西汉墓壁画28星宿天象图去给学生讲课。而最近十年,我们家竟然又落脚于唐代西城墙遗址附近,儿子则住进了大唐西市的社区。两代人的命运就这样和古城相交,和丝路相交。

  这些年来,我写了许多研究长安文化的论文和散文,怀着一腔热爱解读三秦和古城,也痛切地针砭这块土地上的各种弊病。北京奥运会火炬传递到西安时,我受邀去中央电视台解读这座城,讲过西安大致有三个生存圈。一个是城墙内,古典生存或古风生存圈。一个是二环、三环,现代生存圈,这里有高新区、经开区和曲江新区,商贸金融十分发达,成为西安最具竞争力和最有青春气息之处。第三个生存圈,是由秦岭山麓、西咸新区、渭河两岸和浐灞水乡合围起来的生态生存圈。这里环境好,是田园山水之城,适合“绿”生存、“慢”生存。三个生存圈记录了西安的历史脚步。奥运火炬经过朱雀大街时,我讲过“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的名句,天街就是当年的朱雀路啊。我讲玄奘取经回国,唐太宗如何派大臣房玄龄出朱雀门迎接这位丝路归来的文化大使,安顿他去大雁塔下的慈恩寺译经。

  如果以前还更多的是沉浸在古城浓郁的文化中不能自已,这次丝路之行我将会把生死相依的故乡放在新的时空延长线上,放在丝路和全球发展的更大格局中,重读我的故乡——西安!(肖云儒)

陕西文明网(网页打印)

操作选项

字体大小
宽屏阅读
打印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