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秦文化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三秦文化 > 正文

读史星文

来源:陕西文明网  责任编辑:苏琳  时间:2017-11-03

  走出展厅,我的内心还是起了波澜,这是极少的体验。

  我不清楚,是我太挑剔,还是他人不够精彩?当初,我要仰望的师友,能继续被仰望的已经越来越少。我担心自己会骄傲,不断作检讨,而眼里,却容不得半粒沙子。

  每年正月,我会去史先生的卧雪庐小坐。卧雪庐是先生写字、作文、会客的地方。一进屋,扑面而来的是书柜和码得整齐的书籍、画册,中间一条极大的画案,画案一端还是书。我们坐定后,顺手翻翻,抑或走近书柜,上下左右地看。话就这么不紧不慢地扯开来,茶已斟好,众人聚拢到桌前。若逢健谈者,话题就扯得零散些,无非写字、作文和圈子里的人和事。当然,这里没有是非,有谁论及他人曲直,先生常默不作声,像没听到似的。或与论者意见相左,他也不会与你辩驳,轻轻地啜口茶,换一个话题便是。一次,来了秦腔爱好者,史先生的兴致极高,三言两语这么一怂恿,便有人清清嗓子,拍打着桌子吼起来。如此,古城西安的秦腔名角像蹦豆子般活跃在茶余饭后。史先生手托着腮,慈眉善目地说一声“好”,扬起胳膊,茶水又续上来。更多的时候,我们的话题在文学上。聊上几句,先生起身拿稿子过来,故乡的人和事,都从他所谓的“唐朝普通话”里演绎出来,悠悠地,在屋子里荡漾。我的思绪也激荡起来,遥远而模糊的画面,开始鲜活。

  有一年,我想去西部书坛新秀研修班隶书班,便与史先生沟通。先生是省书协驻会副主席兼秘书长,我以为问题不大。那晚,先生对我说:“名高,省上只有5个名额,你已经是中国书协会员,就让一下吧。”《心仪秦汉》出版后,单位领导建议搞一场小范围内的研讨会。那阵子,史先生忙得厉害。我请他担任学术主持,先生欣然应承下来。那天,史先生起得极早。我们相识十多年,他的话极少。那场活动,让我见识了先生的另一面:发言铿锵有力,口若悬河。于后学,他从不吝惜溢美之词。活动过后,先生发了三条短信给我,内容却是一致的:不求小名得大道,但愿伏低登新高。这是一副嵌名联,我深知先生用意,岂敢故步自封?

  先生以十二年光阴结成一册《学碑记》,有人对先生持怀疑态度,非议尤多。但艺术毕竟是个人化的东西,先生能坚守自己的想法不动摇,这是一种极为强大的力量。这几日,先生在亮宝楼举办了“卧雪眠云——史星文书法作品展”。那天,我在展厅里驻足两个多小时。的确,这是一个使人震撼的展览。说得再具体些,我更喜欢先生的行草,那宏大的气象,恣肆而雄强的线条正是他为人处世的写照,是内心具象化的表达。这是骨子里的史先生,我永远的老师。(郭名高)

陕西文明网(网页打印)

操作选项

字体大小
宽屏阅读
打印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