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秦文化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三秦文化 > 正文

冰封的索伦河

来源:陕西文明网  责任编辑:刘雨生  时间:2017-11-23

  钟法权  

  离开索伦河三十余年了,每每想起索伦河的短暂新训生活,内心里就会波澜起伏:那像天上云朵一样洁白的羊群,那从冬天沉寂到了春天而发出震天爆响的冰谷,那翠绿的青山,那广阔无垠的草原,那宽阔的河流,就像一幅永不褪色的画面,令我魂牵梦萦……  

  18岁那年,我怀着对部队的向往,应征入伍来到了大兴安岭南麓科右前旗的一座军营。当我面对一望无涯,白雪皑皑的银色世界,犹如初涉世的孩子,睁大眼睛,惊奇地领略那独特的北国风光。那坐落在草原上星星点点的蒙古包,那宽阔的河谷在冰冻之后成为一块块巨大的天然溜冰场,牧人悠扬的马头琴声……这一切,都是那样的新奇和神秘。  

  两个月后,我们迎来了军营生活的第一个元旦。节前的晚上,部队组织我们观看了《索伦河谷的枪声》。战友们原以为是一部讲述抗联故事或者是解放军剿匪的枪战片,然而,整部影片只有在片尾响了一枪,而且还是猎枪打狍子的枪声。无论怎样,片中的故事情节让我们感同身受,尤其是索伦河的美丽场景让我们为之骄傲。在我的提议下,我们几个“新兵蛋子”怀着对索伦河的向往,整装出发。  

  索伦河谷离我们所在营区也就十多里的路程。我们一行四人,大李、刘胖子、孙秀才和我走上铁路,踩着枕木,迎着朝霞,朝着索伦河谷而去。那天,天气异常的寒冷,哈气成冰,可我们兴奋地又说又唱。大李问我索伦河的历史。好在我提前用了功,在团部图书室查阅了关于索伦河的资料,还向老兵请教,于是我成竹在胸地说:“‘索伦’二字为满语,汉语意为‘狩猎的围场’。17世纪末,清朝康熙皇帝北巡到此,见山川美丽,紫气萦绕,巍峨的群山环抱着一椭圆形盆地,三条玉带般的河流绕着草地缓缓地朝着科尔沁草原奔流,河谷两旁茂盛的林带中飞禽走兽不时出没,是一块难得的风水宝地。于是,康熙将此地封为御用狩猎场,并派兵驻扎在此。‘索伦’二字由此流传下来。从此,索伦河谷就有了军队驻防,如今我们的营地就是一座有着近百年历史的老营盘。”  

  九曲十八弯的索伦河到了,我们欢快地踏上冰冻的河床,将自制的爬犁放到光滑的冰面上。人坐在上面,用手当桨,在冰面上使劲撑,全然不顾像利刃一样吹在脸上的寒风。很快一个小时过去了,小孙突然提议去看一看《索伦河谷的枪声》里的小村庄鸡毛岭,我第一个响应。  

  眼看鸡毛岭就要到了,最前面的大李突然“哎呀”一声在冰床上消失了。我冲了过去,只见在大李消失的地方露出水缸般大的一个冰窟窿,水面上浮着一层冰碴儿,却不见大李的踪影。面对零下50多摄氏度的冰河,小刘、小孙勇敢地脱掉皮大衣要下去救人。我一把将他们拉住。出门时班长曾嘱咐我,让我负责安全,我理应一马当先。二话不说,我跳进了冰窟窿里。刺骨的冰水里,我失去了知觉。  

  当我醒来时已躺在蒙古包温暖的火炕上,刘胖子满脸笑容地告诉我,救我和大李的是牧民巴扎颜和大叔,这就是他的家。大李落入冰窟窿时,巴扎颜和就行走在离冰窟窿不远的地方,见我又钻了进去,他知道大事不妙。巴扎大叔赶到冰窟窿边,下到了河里。他在下面用力向上推,小刘和小孙站在冰面上用力拉,很快将我们拉出了冰面。见我彻底清醒过来,巴扎大叔满脸堆笑地拍了拍我的肩,递上了一碗冒着热气的汤。第二个周末,我和大李买了礼品到巴扎大叔家,没想到他一见礼品顿时满脸不高兴:“牧人有牧人的规矩,特别是救人是不能收受钱物的。”说完就把我们拉到炕上吃火锅炖羊肉。  

  当晚回连队后,我的心情怎么也不能平静,久久难以入眠,于是突发奇想,模仿着报上的格式写了一篇《索伦河谷显真情》的稿件,半个月后在当地的报纸和军区的报纸同时刊登。从那以后一发不可收,我逐步迈向了写作之路。每当我的稿件剪贴本增厚,我都会想起军营里的第一个元旦,想起那温馨的蒙古包和待人火一般热情并把我推向写作之路的巴扎大叔。  

  索伦河,我日夜思念的河……

陕西文明网(网页打印)

操作选项

字体大小
宽屏阅读
打印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