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秦文化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三秦文化 > 正文

秦地的冬

来源:陕西日报  责任编辑:苏琳  时间:2017-12-01

  岳喜娜

  秦地的冬天,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来了。

  秦声

  我婆婆家在陕西礼泉一座小村庄里,村中人皆姓张,村名却不叫张村。传说,在清朝初年的一天,一位将军从西安出发路过村子,雨后村子路面湿滑,致使将军落马断骨。村里的郎中为其接骨,因手法轻巧、复位准确,将军大悦,赐名:接骨村。从此,屈善王村改名接骨村。

  接骨村人爱唱秦腔。婆婆年少时随其外祖父学皮影戏,能唱花旦、正旦、小生,是接骨村极好的秦腔把式。接骨村过庙会,多唱《白蛇传》《劈山救母》《香山还愿》等。若有一年村中年丰,亦会请来袁家村的社火表演。社火将小孩子固定在高台上,前面锣鼓喧天、爆竹声声,后面旗幡招展。化装成各种戏剧人物形象的小童,或是头戴凤冠的娘娘,或是身穿锦袍的小将,或是叱咤腾飞的哪吒,或是憨态可掬的八戒,令村中男女老少欢呼雀跃。

  秦俗

  一场大雪之后,一望无际的关中平原上不时有野兔子觅食的印记。此时,关中农村盛行的民间竞技活动——“狗撵兔”便上演了。

  狗皆为细狗,四肢修长,能跑善猎,尤擅长捕食麦田偷嘴的野兔。堂哥的细犬叫“黑子”,“黑子”毛色黝黑光滑,奔跑迅猛如豹。堂哥带着干粮和狗食,手牵着“黑子”,发现野兔后,和村里的同龄人嬉笑呐喊、竞相追逐。此时,原本安静的田野上犬吠声此起彼伏,连冬麦亦舒展腰肢,绿波荡漾。

  野兔肉鲜美、野兔毛柔软,野兔的尾巴若是雪白,堂哥便加工成挂坠赠予我们。新嫂子喜欢吃兔肉,亦喜欢堂哥追逐奔跑时朝气蓬勃的身影。

  秦味

  腊月初八,婆婆用糯米、红豆、栗子、花生、莲子、百合、玉米、大枣熬成腊八粥,全家一起过“腊八”。“腊月二十三,送灶君上天”,除夕祭祖祭天地,祭完了,年夜饭也就做好了。

  婆婆在厨房里炒好过年要用的整盆肉臊子、八宝辣子,蒸好一直能吃到元宵节的花卷、馒头、包子。公公炸馓子、麻叶当过年的下酒菜。外祖父会做冻肉和葫芦鸡。冻肉便是皮冻,猪皮用高汤调料熬化,再放一点儿我和小弟爱吃的瘦肉丝进去,放在冰冷的户外自然冷冻,切块后晶莹剔透,入口即化。葫芦鸡制作复杂,是外祖父的拿手好菜,整鸡加料蒸透,再油炸。不知外祖父有何窍门,每年做的葫芦鸡都是皮酥肉嫩。

  姑父是村中乡厨,能做腊牛肉,能蒸粉蒸肉,还能酿稠酒,除夕的餐桌上少不了姑父馈赠的菜品。当然,婆婆亦会做江米条、南瓜糕、花馍等各式点心回赠。

  乡间岁月安静,时光亦觉不厌。

陕西文明网(网页打印)

操作选项

字体大小
宽屏阅读
打印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