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秦文化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三秦文化 > 正文

不踏荆棘 何来桂冠

来源:陕西日报  责任编辑:苏琳  时间:2017-12-29

  陈彦在戏剧团体工作30多年,写过大量为民众所喜闻乐见的剧本,收获了戏剧界无数的奖项和荣誉。当他跨界进行文学创作时,人生阅历和戏剧经验,自然而然决定了他的选择:写梨园春秋,写粉墨人生。

  演戏首先要有舞台,陈彦的长篇小说《装台》,写的就是一群常年为专业演出团体搭建舞台布景和灯光的小人物。陈彦说:“戏剧让观众看到的永远是前台,而我努力想让读者看幕后。”他出手不凡,《装台》甫一出版便好评如潮,入选年度长篇小说榜首。

  虽说戏曲是一门包罗万象的综合艺术,包括对音乐的理解、对台词的打造、对人物的把握、对灯光的应用、对舞美的取舍以及对形体、服饰、化妆的要求等,但中国戏曲更是角儿的艺术,历朝历代流传下来的戏剧文本,要靠演员“杜鹃啼血般地演绎着公道、正义、仁厚、诚信这些社会通识”。角儿,是金字塔顶尖的光环;而光环,是一种只有别人能看到的神物,由悲凉的人生底色造就。写完幕后,陈彦把目光转向了台前,因为“主角看似美好、光鲜、耀眼,在幕后,常常也是上演着与台上的《牡丹亭》《西厢记》《红楼梦》一样荣辱无常、生死未卜的百味人生”。他的新作就叫《主角》。

  以歌舞演故事的中国戏曲,对演员的要求非常高。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角儿更不用说了,必须达到人无我有、人有我精、人精我绝、人绝我化的境界,这是担任梨园主角的不二法门。

  我曾短暂混迹于演艺界,剧团什么样略知一二:为了上位,为了当主角,有的人拼身段、用手段、靠关系、靠资历、靠心机……而陈彦笔下的易招弟,一个善良、聪慧又憨痴的烧火丫头,一切只能靠自己。她只想演好戏,别无所求。她默默地打拼,灵性、专注加刻苦,使她唱、念、做、打样样出色,文戏、武戏戏戏精湛,她脱颖而出、化蛹成蝶,成为响当当的主角易青娥,最终成为一代秦腔皇后忆秦娥。

  这样的身份嬗变,这样的人生轨迹,可想而知,易青娥有过多少忧患、隐忍、挣扎,受过多少磨难、凌辱、伤痛。何况,她有的是别人觊觎的姿色,有的是别人嫉恨的名气。人们往往羡慕一个陌生人的发迹,却难以容忍一个身边人的上升;更何况,人间风华难以久驻,因此,她的人生悲剧就不可避免。

  不踏荆棘,何来桂冠?

  美人美在态,易青娥不是庸脂俗粉。诗文俱佳的陈彦,忍不住借“六匹狼”之口,如此这般赞美她:

  明明是一条

  已说不清是唐朝还是宋朝的蛇精

  却在一千多年后

  惊艳破土而出

  我不禁莞尔。这样的神来之笔,书中随处可见。世人往往把美女与蛇联系在一起,大概缘于蛇的神秘吧。蛇会蛰伏、会爬也会飞,历经一亿多年而不灭,可见其顽强的生命力。主演过《白蛇传》的易青娥,渡尽劫波的忆秦娥,就是一条打不死的神蛇。

  优秀小说家必须会讲故事,故事好坏直接关系到小说成败。《主角》故事异常精彩,但陈彦绝不仅仅是会讲故事。鲁迅说:写小说,说到底,就是写人物。作为写剧高手,陈彦对小说结构、故事情节、人物刻画的把握能力很强,《主角》的惊采绝艳,突出地表现在人物的塑造上。作者以思想与才情的结合,以精深的功力、精细的笔触、精彩的语言,成功塑造了宁州剧团众生相,不止是易青娥流光溢彩,苟存忠、裘存义、周存仁、朱继儒、廖耀辉、胡三元、郝大锤、胡彩香、米兰、封潇潇、刘红兵等等,每个人物都鲜活出彩,活色生香。

  中国戏曲产生于民间,自然最接地气,中国传统文化没有断裂,很大程度上拜戏曲所赐。守护精神家园、礼敬传统文化、教化民众百姓……中国戏曲功莫大焉,善莫大焉。

  黑格尔说:艺术是各民族最早的教师。

  在母亲的熏陶下,我打小就会哼唱一些戏曲名段,善恶有报、孝悌忠信、礼义廉耻的启蒙教育,我大多从中得来。10多岁时,我常去姐姐就学的院校,学戏剧编导专业的姐姐,钟情戏曲,偏爱京剧。姐姐说:“戏曲的身段,外国的芭蕾舞不能与之相比。”“京剧的高贵、大气、典雅,国外的歌剧怎能比得上?”在姐姐的影响下,我爱上了戏剧,至今迷恋青衣和武旦。《霸王别姬》中的虞姬,千娇百媚,我见犹怜。在我看来,只有中国戏曲,才有着这种摄人心魄的美。

  秦腔源远流长,是中国戏曲的鼻祖,被誉为“中国戏曲活化石”,京剧的生长,也得到过它的滋养。一部《主角》,几乎就是一部当代秦腔发展史,就是几代秦腔人传承与创新的历史:老戏的历史流变,戏曲的市场化道路,秦腔的兴盛衰落,梨园的悲欢离合,主角及身边人的酸甜苦辣、爱恨情仇……在陈彦的笔下,表现得淋漓尽致,让以往对秦腔茫然无知的我,了解到秦腔的华彩,喜欢上了高亢激昂处使人血气为之激荡、细腻柔婉时令人回肠百转的秦腔。

  《主角》沿用现实主义创作手法,作者坚守自己的创作理念:“我不喜欢在作品中过多地演绎新观念,而始终在寻找人类生活中的那些恒常价值;人类生活是相通的,都要向善、向好、向美、向前。”

  契诃夫说:“最优秀的文学家属于现实主义。”这一句我完全赞同,因为《主角》,继柳青、路遥、陈忠实、贾平凹之后,又一位优秀的文学家在陕西诞生了。(杨海蒂)

陕西文明网(网页打印)

操作选项

字体大小
宽屏阅读
打印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