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秦文化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三秦文化 > 正文

城市摆渡人

来源:陕西日报  责任编辑:苏琳  时间:2017-12-29

  老付的工作是夜车司机。

  他其实不算老,但是浑身透着的老辣让我觉得这样称呼他无比贴切。我是最近才认识他的,我总是夜深了才回家,所以雇他送我。

  老付个子不高,圆脸大肚子,总是穿个灰外套。他开车有个习惯,就是要放许巍的歌,少一会儿也不行,听得兴致来了还总跟着哼几句。那时,他的眼睛总是最亮的。

  偶尔,老付也和我闲聊两句,都是不痛不痒的话题,倒也能给我解个闷儿。我们谈天、谈地,就是没谈过他。我实在是好奇,就问:“你是哪里人?”老付说:“乡下人。”他又说:“我干这行已经几十年了,起初是不甘心啊,从乡下来总想在城市闯荡一番,人年少时的梦想总是夸张的,但也就那么激情的几年,末了火熄了,心冷了,倒也习惯开车了。”说到这儿,他笑笑,忽然停顿下来。不一会儿,他又拉长话音说:“知足啦,有儿有女的,而且开车也挺好的。”

  他的话我听得不太懂,更不能深切体会到他的感受,自然接不上,只能有一搭没一搭地问他最近夜里生意咋样?说起这个,他便容光焕发,饶有兴致地冲我吹嘘:“你是不知道,这夜里生意才好哩,只要在酒馆儿门口一停,一会儿就跑好几单,南来的北往的,老的少的,得意的失意的,都打过我的车子。说句实在的,看看他们,我释然了不少,至少我比他们好。”老付说得开心了,弹弹手上的烟灰,咳了两下,感觉很得意的样子。

  听到这儿,我忍不住好奇,问他:“有啥好玩的事儿说来听听。”老付便故作严肃,略带悲伤地说:“前几天夜里,有个女娃,不大,也就你这个岁数,酒喝多了使劲哭,把人弄得都没办法。你说,得亏咱还算个好人,不然,哎,她也不想想……”“也没那么多坏人吧,老付!”他连连摆手说:“你不知道,你不知道。”他不想再解释什么了,就摇下窗,发丝被风吹得有些凌乱。

  “唉,现在这娃娃咋都这么脆弱,谈了个男朋友,没几天,男的就跑了,她也只能买醉成这样儿。”说着他又点了根烟,继续自顾自地说:“现在这男娃也是,太不负责任了……”之后老付不再吱声,好像若有所思,只管闷头往前开车。一会儿,又似心里憋闷,仿佛冲着我发泄:“我,我劝了娃半个多小时。”老付调大了音乐,向我摆手,“不说了,不说了!”“看不出来,你还是半个心理医生,菩萨心肠的那种?”我的调侃,让这个中年男人畅快地大笑起来:“哈哈哈,心理医生呀,我还差得很远呢!”

  一路上,他给我说了许多故事,故事里有他的人生,充满各种色彩。我静静听,听他谈梦想、讲人生,时而安静沉吟,时而慷慨激昂。他把故事带遍了这个城市的东南西北,嬉笑怒骂,凡人轶事,都藏在他圆滚滚的皮囊下,在他小小的车厢里,静静地发酵。

  我笑称他是“城市摆渡人”。摆渡人,有自己的人生印记,也有这个城市许多人的印记。(徐也雯)

陕西文明网(网页打印)

操作选项

字体大小
宽屏阅读
打印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