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秦文化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三秦文化 > 正文

故乡盏盏灯笼红

来源:陕西文明网  责任编辑:张宁宁  时间:2018-02-24

灯笼也是娃娃过年的念想

走,给娃娃送灯

街头灯市 (薛军 摄)

  正月十五元宵节,也称灯节,这一天,送灯、吃元宵成了主要内容。在我的家乡——西安东郊的灞桥区,从正月初五起,就开始送灯活动了。那红红的灯笼,大的如碌碡如磨盘,小的似乒乓球似苹果,不论西北风如何发狂呼啸,不论雪花如何扑面袭来,它都能把大街小巷、穷乡僻壤的集贸市场搅得红红火火,营造出春的氛围,散发出春的气息。灯笼摊边,买卖两旺,形成一道道亮丽的风景线。

  在家乡,送灯主要是舅父给外甥送,俗话说:“外甥打灯笼——照旧”。另外还有干爸给干儿女、奶妈给奶儿奶女送灯的。灞桥人送灯笼有许多讲究。比如女子出嫁的第一年,娘家人要为其“送大灯”,也称“追灯”。所谓的“送大灯”就是要凑够八个灯,其中必须有一对代表性的明光闪闪的玻璃灯、一对四明灯、一对莲花灯和一对普通实用灯,莲花灯内往往还要放一对惟妙惟肖的童男童女,寓意自家的女子早生贵子。而玻璃灯上面则绘有代表吉祥美好的图案和花纹,加上灯下角金光灿灿的穗子,再用一根连根带叶的翠竹挑起来,足有一米五高!与灯笼配套的还有相应的“搭头”,包括时鲜水果、糖果以及核桃、柿饼、红枣等各种干果,人们常说的“仨核桃俩枣儿”就由此而来。追灯的日子一般在正月的初九或十三,送灯的人必须有新媳妇娘家至亲的三辈人,婆家还必须设宴招待。从第二年起,就按普通的规格送灯。

  待到女儿生子后,就变成舅舅和外公外婆给外甥外孙送灯了。如是一个小孩,就送一只红灯笼、外搭一只引灯或玩具灯,两个小孩送三只灯,包括一只引灯。无论如何不能送四只或六只灯,否则就犯了“四六不成材”的忌讳。

  孩子接到灯后,每晚打着灯笼成群结队地玩耍嬉闹,而到了正月十四、十五、十六,这三天打灯笼就各有不同的叫法和讲究了。一般正月十四晚上叫做“玩灯”,正月十五晚上叫作“闹灯”,正月十六晚上叫“完灯”。这三天里玩”、“闹”、“完”都各有含义。

  正月十四的“玩”就是尽情地玩。到了正月十五这天,农村人也常把这个日子叫作“过小年”。当天晚上,家家门前彩灯高挂,所有角落旮旯都要点燃蜡烛,照明四角,名曰“灯照四角”。意为到处都是光明,没有黑暗的地方,鬼邪自然无处躲藏。在家宅六神面前,还要供献“老鼠饺”(形似小老鼠的馍),同时点烛烧香礼拜,以祈求消灭毒害。还要有人打着灯笼走遍全家所有角落,以祛邪免灾。做完这些必要的功课后,全家外出看热闹,欣赏焰火、狮子舞、猜灯谜。而元宵节的特色就是闹花灯,且要闹出一个水平来,看谁的灯笼好,看谁耍灯的技术高,也给娃的舅父脸上增添光彩!

  正月十六的晚上是一年灯节的最后一个晚上,所以叫做“完灯”,意思是今年的灯节过完了,因此要尽情地玩灯,把灯打碎、烧掉才开心。因为明年不能打旧灯笼,打旧灯笼,舅父就会害红眼病,这是民间的忌讳,所以要把灯笼打完了事。

  农历正月十五元宵节期间,除大闹花灯外,家乡人还有“放天灯”的习俗。这种风俗由来已久,据史载唐时已有此举。点放天灯是为了增添灯节的气氛,把观灯活动引向一个新的高潮。天灯一般为圆锥形,大小犹如背篓,用木片做骨架,外面糊白纸或红纸,灯底部绑着一个十字架,里面放一盏菜油灯。放时,灯贴着地面,点燃油灯后,周围用土密封。当灯火将罩内氧气燃完,仅剩二氧化碳气体后,取掉周围的土,灯就会自动上升,高度可达500米左右。天灯在空中随风飘荡,直到灯火熄灭,才慢慢降落。

  让生者一饱眼福的同时,家乡人也不让逝去的亲人寂寞,“挂坟灯”就是一种在元宵节让长眠地下的亲人赏灯的风俗。早年,每至农历正月十五日夜,故乡家家户户的孝男孝孙都会在自家祖坟上悬挂一盏红灯。挂灯前烧纸焚香,设立香案,供献供品,家中人跪拜、祭奠一番,以慰先人在天之灵。如今,挂坟灯之俗虽不再流行,却代之以给祖坟“送灯”,即在坟茔周围遍点蜡烛,然后在坟前跪拜祭奠。告慰逝去的亲人,祷告亲人在天堂安享洪福,也祈愿他们在新的一年里保佑一家老小平安如意。

  故乡的红灯笼,送的是浓浓的祝福,挂的是殷殷的期盼,玩的是毫无遮掩的快乐,放的是满怀憧憬的喜悦,收的是不愿落空的美满。花自己的钱,办自己的事,量力而行,不贪不炫。我想起杨白劳过年时给喜儿扯了二尺红头绳,虽不起眼,却将岁月沉重如山的压力冲减,即使在寒夜,穷苦的日子也变得热烈、美好、浪漫……(西安日报 白来勤)

陕西文明网(网页打印)

操作选项

字体大小
宽屏阅读
打印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