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秦文化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三秦文化 > 正文

蒲城民俗画:春风十里,不如你

来源:渭南日报  责任编辑:张宁宁  时间:2018-05-11

王一雯作品:街头小景

王一雯作品:牲口市

  《追故乡的人》中有句话,对大多数人而言,故乡是双重枷锁,它既是一个回不去的地方,也是一个走不出的地方。正是因为回不去又走不出,才会滋生出乡愁和乡情。何处安放这些感情?作家用文字,画家用画作。看到蒲城民俗画,乡音仿佛就在耳畔响起,那些生活气息浓郁的画,拽着我们穿越时空隧道,再一次站在村口巷道,回到清白之年,重温儿时的乡里民俗,故乡风景。怎么形容那种亲切感,大概就是这句:春风十里不如你,此心安处是吾乡吧。

  青山青草里,蓬蒿漫天边。金黄的稻草堆上,你给我讲过去的故事……房前屋后玩耍的孩童,田间地头辛勤劳作的奶奶,一脸满足吃着裤带面的老乡,这些拙朴的形象在简单的勾勒与素净的色彩中,忠实地记录着那些早已逝去的岁月。看着这些画,一股暖暖的乡情便在心中油然而生。

  “蒲城民俗画最大的特点就是来源于我们的黄土地,扎根于我们的黄土地,体现的是我们黄土地人民百年来的生活,现在的人早都见不到那种生活了,看到那些生活,就看到了我们的根,不仅有趣,而且很有教育意义。蒲城民俗画不是在玩赏丹青,纵横笔墨,而是记录一段温暖厚重的农耕文明史,展现的多是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渭北乡村生产、生活的历史风貌,为后人留下一段珍贵的记忆,温馨的回忆。这种记忆里涵盖了很多民俗的因素,解读了三秦大地特别是关中平原一些民俗风情,这种记忆很多时候是那个时代的一种符号,一种生活,是对那个时代文化的一种传承。”原蒲城县文化馆馆长高起胜介绍道。

  正如高起胜所言,历史的长河中,以描绘市井生活为主的民俗风情画,是留存时代记忆的最为形象生动的艺术形式。而那些已载入史册的民俗风情画更为后世的创作者留下了许多可供学习的艺术经典。据考证,民俗画的起源可以追溯到1400年前的东汉时期,那时候人们是把民俗刻在石头上的,也称之为画像砖。至唐宋时期民俗画的制做已蔚然成风,尤其是宋朝成为民俗画制做的鼎盛时期,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李嵩的《货郎图》,不仅把宋代风俗人情、衣冠服制流传于现代,也为后来者进行艺术创造提供了借鉴的范本。

  “因为工作缘故我有幸目睹有些民俗画的真迹,内心真是激动加兴奋,这些画就像那个时代的一面镜子,把镜头聚焦在普通百姓的日常生活,平凡的生活也能通过画作表现的热闹又极具生活气息。我也有一种想把老乡的生活通过画作记录下来的愿望,对我来说,与其说这是一种艺术创作,不如说是一种情感体验,我希望能用手中的画笔画出对农耕生活的感情,对纯真年代的怀念,我更怀念那个时候人们的那一种精神状态,那时候,人和人之间都很简单、很淳朴,我希望能把我经历过的那个时代和那些人的记忆留存下来。”蒲城民俗画传承人王一雯如是说。

  当我们看到王一雯画在白色土布上的百米民俗画长卷《渭北民俗图》的时候,在震惊赞叹的同时也瞬间就被带回到小时候的小村庄,滚铁环、扎笤帚、钉锅、跳皮筋、编箩筐、睡土炕……画面中的上百个人突然就活生生地站在了观者眼前,而这幅作品也得到了外界的一致称赞。不过作为蒲城民俗画传承人的王一雯却从未停止对民俗画这门艺术的追求和创作,他认为,还有很多民俗风情,生活场景没有被记录下来,大多数原因还在于自己观察的不够细致,体会的不够深入,因此,他更加勤奋的写生,走遍了渭北的多数村庄,不再满足于对简单人物场景的素描而更专注于一个大时代场景的展现,形成了《四季农耕图》《尧山庙会》《老碗会》《婚庆图》等四十多个民俗风情系列画。

  “这些蒲城民俗风情画给人一种情韵,情是什么呢?我认为是渭北情,他把渭北的风俗和民情淋漓尽致、充分地体现在了他的画作上。韵呢?我认为是一种大秦之韵,比如说在人物的服饰方面,他进行了一些艺术夸张,来体现秦韵的粗犷、憨厚,这样的艺术处理就让绘画与生活更加贴近。再一个特点就是他的蒲城民俗画,以人物为主,千人千面,没有雷同,另外,我还欣赏的是他有些画尽管展现的是背面,但神韵仍然生动,这就是他的匠心,也恰恰是蒲城民俗画最打动人心的地方。”蒲城县民俗专家魏文明如是解释王一雯和蒲城民俗画。

  说到蒲城民俗画的绘画风格与其他民俗画的不同之处,王一雯说:“我们蒲城民俗画的特色一句话就能概括完:用简洁的线条勾勒略带夸张的人物形象,用淡雅的色彩点染怀旧的情绪基调。在很多民俗画作中,着色都是比较鲜艳的。但我认为,色彩不是最主要的语言,线条才是。之所以选用淡雅的色彩就是为了突出线条的流畅性和生动性,同时淡雅的色彩能营造出一种沧桑、怀旧的气氛,也能营造出乡村那种恬静的意境,这样一来尽管表现的多是大俗的生活场景,但却给观者一种大雅的艺术感受。”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乡和天涯,每个人都要像爱天涯那样爱故乡。这就是我们从王一雯和蒲城民俗画中读到的浓浓乡情。不过,王一雯也有自己的愁闷——尽管蒲城民俗画近来收获的关注和赞叹极多,但也面临后继乏人的困境。“之前我带了两个娃,但娃娃们学了几个月都不学了,都说这太难了。一来是娃娃们对过去的生活场景不熟悉,还有就是人物画本来就比山水风景画要难得多,最重要的就是没有娃娃像咱这样真正喜欢这个,这个真的是没办法。”王一雯眉头紧锁,有些忧虑蒲城民俗画未来该何去何从。

  也许是因为担忧未来的缘故,王一雯在蒲城民俗画的创作路上更加勤奋,他希望在自己有生之年走遍渭北的各个村落,留下农耕文明的田园牧歌,也许对于他来说,民俗画不是简单的艺术创作,而包含着一种对故乡的使命感和责任感,唯有说不尽的眷念,才能滋生出为你千千万万遍的无尽情感。

  我猜想,蒲城民俗画大概表现的就是这样一种故土情怀:走遍千山万水,春风十里不如你。(记者 程瑾)

陕西文明网(网页打印)

操作选项

字体大小
宽屏阅读
打印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