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秦文化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三秦文化 > 正文

京城唱响大秦腔

来源:陕西日报  责任编辑:苏琳  时间:2018-07-10

  朱佩君

  在北京,无论是陕西乡党或是来自不同省份在京工作的友人,但凡聚会,我都会给大家表演几段秦腔。他们也都很爱听我唱秦腔。“秦腔是梆子戏的鼻祖,它的特点是慷慨激昂、苍劲悲壮……”每次表演前我会如数家珍般地来个前言,然后随着手机里播放的秦腔音乐伴奏我便投入到角色之中:“兄弟窗前把书念,姐姐一旁……”这是秦腔名剧《三滴血》中李晚春的一段唱词,当年被秦腔名家肖若兰演绎得委婉动听,耐人寻味,成为经典,在三秦大地广为流传。我之所以爱将这段唱腔给大家推荐,缘于想改变外界对秦腔的那种“喊破头”“只是吼”的印象和看法,想让人们知道,秦腔既有“乱石崩云,惊涛拍岸”般的激昂雄壮,也有“小桥流水,曲径通幽”般的委婉温柔。

  记得七年前那个炎热的夏天,一天清晨手机响起:“你好!是朱佩君老师吧?我是研习社的王小峰,今晚我们北京的秦腔票友有个活动,听说您以前是专业演员,想请您指导一下,不知您能否赏光?”这个意外的邀约不由令我兴奋起来。

  黄昏时分,我来到位于琉璃厂附近的宁夏办事处。我还清楚地记得,第一个与我热情寒暄的人叫言韶,我用疑惑的眼神打量着这个穿着考究,身材挺拔的中年男人,他也爱秦腔吗?小宴会厅最里面,乐队的成员已敲起了铿锵有力的打击乐,我看着眼前这些个北京的秦腔戏迷们。

  “此时候……”这段《三回头》刚一开嗓我就惊呆了!她叫曾丽君,这音色,这韵味,简直完胜专业演员啊。

  “忠义人一个个……”太棒了!这段《赵氏孤儿·挂画》中程婴的老生苦音慢板唱腔,竟被银行家老李演唱得韵味十足,行腔流畅,抑扬顿挫拿捏得十分到位。赞,大赞!更让人吃惊的当数言韶先生,一段《火焰驹》中李彦贵的“离京地回苏州无处立站……”把经典唱段演绎得惟妙惟肖,嗓音之高,音色之纯实属难得。“阳春儿天秋燕去田间……”在欢快的音乐声中,美女舒敏甜美的演唱把我的思绪带到了乡间田园。你方唱罢我登场,现场气氛十分活跃。这些可都是普通戏迷啊,个个字正腔圆,声情并茂,真的让我大开眼界。大家强烈要求我这个曾经的专业演员表演一段,说实话,我心里真的有点发怵,真怕自己长期不开唱嗓子出不来。但机会难得,如果不唱真都对不起我这颗热爱秦腔的心。于是,一段祥林嫂《砍门槛》唱下来我悲愤交加,泪流满面,大家齐声叫好。

  这就是秦腔的魅力,这就是大西北人的秦腔情结,这也是游子们对故土思恋的情感宣泄。

  最难忘的当数2013年那个酷热的夏夜,梅兰芳大剧院门外人头攒动,热闹非凡。成立不久的北京春晖秦腔票友剧社当晚要在这里上演大型秦腔传统戏《火焰驹》。真不容易啊!历时一个月有余,大家自筹资金,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每天不辞辛苦跑到位于京郊的双桥镇,在郭总玻璃厂提供的办公室里认真排练。尽管骄阳似火,天气异常燥热,但大家热情高涨,一丝不苟,终于将梦想变为现实,登上了梅兰芳大剧院的舞台,这经历令国内许多专业院团都十分羡慕。默契的配合,激情的表演,动听的唱腔深深地抓住了观众的心。他们时而鸦雀无声,时而掌声雷动,时而唏嘘不已,时而喜笑颜开。经久不息的掌声响彻全场,观众久久不愿离去,纷纷热议。这个说:“太不可思议了,这真是票友演的吗?很专业啊!”那个说:“唱得美!听着太过瘾了。”一位老北京说:“真没想到,秦腔戏也这么好听。”观众争先恐后地拥上舞台给我们献花、与我们合影,那一刻,我的心沸腾了!

  如今,秦腔票友剧社已遍布北京的各个角落,活动很多,也在日渐成熟。西北的大秦腔能在北京生根是多么有意义的事啊。每当听到大秦之腔回荡在京城内,我便会由衷地感到骄傲和自豪。

  魂牵梦萦是秦腔,最爱是秦腔啊!

陕西文明网(网页打印)

操作选项

字体大小
宽屏阅读
打印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