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秦文化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三秦文化 > 正文

让戏迷过瘾的秦腔“角儿”

来源:陕西日报  责任编辑:苏琳  时间:2019-07-19

  秦腔是秦人骨子里流出来的文化,是秦人的文化长城。哪里有秦人,哪里就有秦腔。古往今来,秦腔累代相传不衰,是秦腔名角唱红了的。戏迷观众看秦腔戏大都是奔着名角进入剧场的。每位名角都有吸引观众的强大磁场,名角一出场,就有一种吸引与征服观众的强烈气势,许多戏迷观众对看名角演戏几近痴迷和狂热。他们觉得看名角演戏是一种艺术和精神享受,看了,“过瘾”“解馋”。蜚声大西北秦腔剧坛的小生泰斗任哲中,半个世纪来无论到哪里演出,都会在观众中引起轰动。1956年,任哲中的《周仁回府》在南大街一草棚剧场演出,每天两场,场场都是热烈得要掀翻棚顶似的狂呼和鼓掌,连演100多场,售票窗口天天是“满”字,捞不上票的戏迷就在剧场外通过高音喇叭听完全场。有一次,任哲中在某饭店应邀无伴奏清唱了几句戏,猝然间饭店门口聚集了几千人,公安人员不得不去疏导交通。“文革”那阵,陕西省戏曲研究院新排了《血泪仇》。戏开演了,任哲中的戏迷们揣着戏票蹲在剧场外抽烟谝闲,待到扮演王东财的任哲中出台才进去坐定,听完“儿和妹直哭得昏迷不醒……”几句,给个满堂彩就起身走人,剧场立时空了大半。当年,易俗社演《三滴血》,西安一些市民专门买了前排的票,只为听肖若兰“可叹娘屋难久站……”那段唱腔,过了这把瘾就退场了。“戏迷大叫板”唱红了的商芳会,这个县的演唱还没结束,另个县就立等接人。每当演唱结束,商芳会台口反复鞠躬谢幕,观众仍如噪鸦旋天般地拼命呼喊鼓掌,怎么也退不了场。冀福记说,有一年友人邀他去新疆旅游,十多天行程三千多里,所到之处听到的都是商芳会的秦腔唱段录音。国庆十周年,三大秦班晋京献礼演出,名角任哲中、刘毓中、孟遏云、肖若兰、陈妙华等人精彩的演出,艺惊京华,后巡演13省,把秦腔带出陕西,使秦腔艺术惊艳大半个中国。秦腔辉煌的发展史,就是以一代一代名角为骨干创造传承下来的。

  名角演戏对剧情感悟独到而深透,剖析演绎剧中人在特定情景下的特定性格、精神情态、内心世界深刻细腻,逼真传神,从而艺术地把剧中人物的身份、形象、气质演得穷形尽相,惟妙惟肖。刻画人物心态情感淋漓尽致,活灵活现。名角的这些演艺魅力,瞬间能让观众入戏,和角色产生强烈的共鸣,自然而忘情地同剧中人同呼吸共命运。秦腔名家经多年演艺生涯的千锤百炼和打磨,表演艺术风格各自成派,形成众多各具特色的“绝活”,各有绝招和拿手戏,塑造的人物典型和经典的唱段,成了后来者只能学谁也无法出其右的千古绝唱。这些“绝活”长久以来镌刻在观众脑海里,赢得观众几十年狂热不变的观演热情。秦腔不叫“戏”,也不叫“曲”,而叫“腔”。腔就是嗓音、声调,就是陕西人的腔调。秦腔的特色和优势就是声腔的艺术,是唱功。秦腔名角最擅长运用声腔艺术抒发感情,表达剧情,塑造人物。历代名家辈出,他们用唱腔在舞台上塑造了众多脍炙人口的经典唱腔艺术和人物形象。现在所说的敏腔派、袁派、任派、肖派等秦腔流派,都是依各自唱功深厚、风格独异的唱腔艺术而开宗立派的。凡是名角,都有服务剧情的舞台表演艺术“绝活”。无论唱、念、做、打“四功”,还是手、眼、身、法、步“五法”,都娴熟精湛。有的架子功功力四射,有的水袖功夫绝,有的单帽翅摇得魅力无穷,有的单口吹火百八十次……这些行当程式化的演技,增强了渲染剧情的效果,把人物丰富的内在情感展示给观众,感染观众,每每赢得观众痴迷和狂热的掌声。正所谓无情不动人,无技不惊人。

  新时代,戏曲迎来新发展。古老的秦腔剧种如何踏上时代的节拍,在广袤的城乡沃野扎根,仍是秦腔面临的一个挑战。戏曲是“角儿”的艺术,有了名角就拥有观众。历史上科班和口传心授的师徒制度,培养了众多名家。传承发展秦腔艺术,需要培养和发挥名角在戏曲传承发展中的领军作用。陕西电视台近年举办的“戏迷大叫板”“陕甘戏迷争霸赛”“名师高徒·中国秦腔传承行动”,西安易俗社三意社举办秦腔传承班,都是培养名角的好路子。原国家文化部启动了“名家传戏——当代戏曲名家收徒传艺工程”,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支持戏曲传承发展的若干政策》,随着这些政策措施的落实,秦腔界一定会涌现出更多的秦声秦韵唱家子,秦腔艺术一定会迎来满园春色,百卉争艳,重现昔日辉煌。(潘自立)

陕西文明网(网页打印)

操作选项

字体大小
宽屏阅读
打印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