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秦文化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三秦文化 > 正文

静夜鸣虫

来源:陕西日报  责任编辑:苏琳  时间:2019-09-04

  天空像一个湖,星星是几点渔火。

  点点渔火该不是天上的老爷子坐在船头喝茶、抽水烟时制造的吧,如果是,渔歌互答,锦鳞游泳,正是一派三春景象呢。

  立秋的今夜,清清湖水却是人间的小伙子你,夜里做梦时踢腿打拳,结果在蚊子咬了脚趾头的奇痒里,拎一个小马扎,随手摸到一本书,坐到小院平房门前看见天空的第一印象。

  读书之道从来是随手翻翻翻出来的,也没看书名,就着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盏檐前、厕外、车库门口、建筑塔吊的灯盏,还有头顶一弦弯月的清浅光色,打开书页,满纸之乎者也,也不知道看了些啥,但是很入味。

  脚下大片雨后的湿地,便是湖床了。正襟危坐在湖床里时,纤纤的月亮从你头顶跃到了屋檐的后面。

  眼前的花坛里,花团锦簇,树木葱茏。

  树叶沙沙,蛐鸣声声,像是湖底里的芸芸众生进入梦乡后的呼吸。这湖的灵魂,不是水,而是风;不是风,而是空气;不是空气,而是立体的无所不在的充盈了你睁开的夜的眼,以及夜的眼观瞧明白几句古书时,与古人友、伴今虫生,占满心灵孤寂空间的,是来自露草尖上的蛐蛐的鸣声。

  置身于几只、十几只、几十只、成千上万只蛐蛐先生共同弹奏的田园爱情交响曲中,清秋冷湖,寂寥星夜,对花观月,蛐鸣唧唧,作为旅途孤客的你,不禁悄然心颤,思乡怀人,心潮起伏,念古及今,更难入眠。

  求友吗?择偶吗?多么美妙自由的世界,人的夜就是蛐蛐的白天,而白天竟是蛐蛐的夜,蛐蛐就是夜之眼、夜之魂、夜里跳动的心。古今中外,多少为人类守夜的蛐蛐,蛐蛐一样的音乐家、蛐蛐一样的文化卫士、灵魂拷问者,在湖一样的天空里,生起点点渔火,先照亮自己的心。

  青年期的任务,是先照亮自己的心。

  在这个世上,人占领白天,蛐蛐们便自发地与人们倒班,静夜里轮到人们酣睡了,蛐蛐们就在屋外或者床上弹琴,弹奏出足以驱散人生孤旅的落寞与寂寥的,属于天籁的人类所共有的盈盈琴音。

  天空像一个湖,星星是几点渔火。

  我这个老渔夫,蚊子咬断了我的梦,起来在书中找清醒,借着檐前的点点灯火,陪伴了夜风与嘤嘤虫鸣。

  我用心接纳这辉煌的乐阵,坐拥了惬意与朦胧。

  天空像一个湖,星星是几点渔火。

  点点渔火就是天上的老爷子坐在船头喝茶、抽水烟时制造的。互答的渔歌,游泳的锦鳞,还不如立秋之夜,蛐蛐先生们共同演奏的西部田园爱情交响曲更能深入人心。

  湖水清清,渔火点点。在心之镜里融入今夜的湖与月,接纳这夜之魂,虽无今人朋,却与古人友,而连通古与今的,就是蛐蛐的鸣声。

  去,变成一只蛐蛐吧,小小的一只,跑到花坛里去、跑到草坪里去,支起你的琴弦,弹。(李大唐)

陕西文明网(网页打印)

操作选项

字体大小
宽屏阅读
打印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