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秦文化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三秦文化 > 正文

又见山花烂漫

来源:陕西日报  责任编辑:苏琳  时间:2020-03-19

  记得孩提时代背诵了“远看山有色,近听水无声。春去花还在,人来鸟不惊”“天接云涛连晓雾,星河欲转千帆舞”等诗词名句后,我就对大山情有独钟,被大山那连绵起伏的美丽画卷深深吸引,还有那山花烂漫。

  “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生处有人家。”人间美景今何在?世外桃源看农家。随着年龄的增长,置身于喧嚣的都市,更加羡慕山里人家。羡慕他们在山顶张开双臂拥吻晨曦,悠闲地站在山坡上看斜阳;羡慕他们看丝丝细雨婀娜舞蹈,听阵阵清风欢快吟唱,或信步于明月林间,或小憩在清泉石旁,那是多么令人神往。

  山里人家质朴淳厚,具有山的伟岸博大,水的透彻无私。男人们上山劈柴、耕种、采药,女人们下河摸鱼、戏水、捣衣,孩子们读书、吹笛、放牧,他们远离喧嚣,生活充满浓浓的诗情画意。

  窗外,美不胜收的景色害羞地溜向车后,我生怕有疏漏,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大约过了三个多小时,车子进入了群山的环抱之中,不由使我想起了苏东坡的诗句——“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此时此刻的我只能看着太阳辨别方向,好在手机还有点信号,于是求助百度得知,离我们要去帮扶的村子不到几公里路了。我们虽然一路盘旋颠簸,却没有一丝困倦之意。

  车依然在向目标村庄渐渐靠近,走着走着,总感觉内心少了几许陶醉,多了几分莫名的失望。

  不宽的山道坑坑洼洼,小道旁的草木无精打采,车行驶到小桥上,只见小河道里杂物拥堵,一缕色泽混浊的溪流挣扎着从夹缝中淌过。

  怎么会是这样啊……

  车停在村头地势较高的地方,眼前这个小村庄,七八米宽的路旁有几十户村民临街建起了二层小楼房,说是楼房,村庄却挂满沧桑,因为中间夹杂了一些平房,还有一部分零星、分散的因地势而建的老式瓦顶的厦房,看上去应该有一些年代了。

  接近上午十一时,我们一行向村里边走边看,似乎脚步隐隐约约有些沉重起来。

  村道上,村民们有的背着竹筐,有的骑着已非常少见的二八自行车,上面驮着蛇皮袋子,或三五成堆儿观望,或三三两两聊天。有的人明显衣着不合体,有的人的鞋子看着也有一定年月了,有的人脸上被岁月无情刻下了道道皱纹,偶尔看到几个穿着西服、系着领带的,估摸着应该是村里比较有钱的人了,可那西服也是皱巴巴的,领带颜色和衣服也不搭。

  听当地村干部介绍,村里大多青壮年出去打工了,只有少部分留在村里,剩下的大多是孩子、妇女和上年纪的。

  因为村子在大山深处,交通相对落后,而且村里几乎没有平整的耕地,也没有什么资源优势。

  人常说,山窝里飞出金凤凰,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百十户的小村子,近几年有七八个孩子考上了大学,而且还都是一本,这如果在城市和一些比较富裕的农村,家长肯定设宴庆贺,可这些山里的孩子们却为了学费,东拼西凑,四处借贷。

  得知这些情况后,我的内心有种酸楚的滋味,哽咽,感慨,沉重——自己一直向往的大山、羡慕的山里人家,竟然是这个样子。虽然生活在同一片蓝天下,共享这爱的阳光,但我们所处的环境优越,生活富裕,交通便利,城市像公园,小区像花园,小桥流水,鸟语花香。

  从那一刻起,与我同行的帮扶人员暗自下决心,要怀揽温暖的春光,把真爱扛在双肩,要让这里山花吐芳,小溪清澈流淌,让这个小山村春风荡漾、振翅飞翔。

  首先,我们发动个人捐款,先落实学生学费欠缺的问题。其次,给小学修缮校舍,更换课桌板凳。然后,我们又落实资金,把村内道路全部硬化;针对性制定计划,明确责任目标,树立十几户特困户脱贫致富的自信心;解决十几户农家蜂蜜的滞销问题,通过微信、快手、抖音等打开蜂蜜和一些山货的销售渠道……

  近两年,除了每月定期入户走访外,我们每逢过节,就会把水果、粽子、月饼等送到帮扶户家中,每逢春节还举办文艺演出、送春联等活动。

  脚下沾有多少泥土,心中就沉淀多少真情。我坚信,我们十几亿人的大家庭用爱心互帮互助,共同奔小康的梦想一定能实现!

  看山,依然是令人向往的山;看山里人家,依然是如诗如画、令人羡慕……

  我向往大山,

  向往它山花烂漫。

  我羡慕山里人家,

  羡慕它那条小溪不畏曲折,执着地流向远方,

  羡慕柳树上的小鸟,轻轻拨动嫩绿的柳枝,欢快弹唱。(夏保安)

陕西文明网(网页打印)

操作选项

字体大小
宽屏阅读
打印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