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秦文化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三秦文化 > 正文

王维:我从辋川来

来源:陕西日报  责任编辑:何琦  时间:2020-07-10

  “当待春中,草木蔓发,春山可望,轻鲦出水,白鸥矫翼,露湿青皋,麦陇朝雊,斯之不远,倘能从我游乎?非子天机清妙者,岂能以此不急之务相邀?然是中有深趣矣!无忽。因驮黄檗人往,不一。山中人王维白。”唐代诗人王维在写给裴迪的诗作《山中与裴秀才迪书》中,寥寥几笔就勾勒出一幅春意盎然野趣天成的春日图景,表达了自己对春天美好的向往和同好友结伴出游的欣喜,也成就了千百年来后世之人绿野觅仙踪的雅趣。

  那么,王维邀好友同游之山是哪座?王维又为何自称“山中人”呢?我们将带领读者跟随王维的诗、画和禅悟之心走进秦岭,领略秦岭之美及其深厚的文化内涵,感受中国脊梁铮铮铁骨之下的脉脉柔情。

  梦里故园今何在

  青山依旧笑春风

  在位于西安城东南的蓝田,秦岭北麓蜿蜒着一片美丽的川道,溪谷松瀑,曲径通幽。清澈的溪流潺潺而出,流入灞河;山涧绿草青青,彩蝶飞舞;小瀑布倾泻而下,潭水碧波粼粼。每当阴云密布,山风吹起,烟雨蒙蒙,犹如人间仙境。这里便是辋川。

  唐代著名的山水诗人王维,与辋川有着不解之缘——尚在朝中为官时,王维就寄身辋川半隐半官;晚年时,王维隐居于辋川别业,吟诗作画;王维在这里创作出众多优美的诗作和让后世觅而不得的画作《辋川图》。至今,流传下来的400多首王维的诗歌,其中描写秦岭和辋川的就占据了相当的数量。

  《读史方舆纪要》中说,“辋谷水在县南八里,谷口乃骊山、蓝田山相接处。山峡险隘”“商岭之水由蓝桥伏流至此,有千圣洞、细水洞、锡水洞诸水会焉,如车辋环辏”,辋川因此而得名。醉心山水的王维买下了原先属于宋之问的别墅——辋川别业,略加改建之后,便成了他的世外桃源。这处桃源仙境成就了王维的诗歌画作,成为后世美谈。至今,仍时常有人于此处访古寻幽。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自然主义的描写,产生了浪漫主义的画面:一阵好雨荡去灰尘,山川静美,明月高悬,清泉潺潺。竹丛笑语声喧,农家少女洗完了衣服,要回家去了。莲花亭亭,莲叶田田,渔船上打鱼人要抛锚下船了。任凭春天的芳华消逝吧,眼前这秋天的景致多美呵!楚辞中诗人劝王孙说“山中兮不可以久留”,我王维却要留下来,享受这自然的山色野景了。一首《山居秋暝》将辋川山涧黄昏雨后的山色美景、清流溪瀑刻画得生动传神,传递出一种迥异于繁华都城的宁静幽远。

  另一首描写辋川乡村生活的《鹿柴》更是脍炙人口:“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 返景入深林,复照青苔上。”这首《鹿柴》是王维五绝组诗《辋川集》20首中的第5首,也是辋川20景中的一处。王维在《辋川集序》里详细地介绍了辋川的美景和写作这组诗歌的缘由。细品《辋川集》便不难发现,这些景观很多其实只是一些小丘小溪,但作者却给了它们最极致的关怀,成为他山水诗歌中自然与人融为一体的优美宁静的世界。如清末诗歌评论家俞陛云所评:“此景无人道及,惟妙心得之,诗笔复能写出。”

  王维与辋川的相遇当是偶然中的必然。辋川实践了王维“迹崆峒而身拖朱绂,朝承明而暮宿青霭”的理想,王维对于辋川更有着一种情结、一种内在的生命诉求。

  高山流水畅诗情

  万里江山入卷来

  王维不仅是诗人还是画家。后人认为他创造了水墨渲淡之法,是山水画的开山之祖。而王维的诗与画的巅峰之作,都集中出现在秦岭山中这个叫辋川的地方。王维在对秦岭的吟诵中将整个身心与山水融为一体。他的诗宁静、淡雅、内敛,他的画呈现出自己与众不同的气质,以及对山水的另一番感悟。

  王维一生有不少绘画作品,他曾绘有一幅《辋川图》,被历代中国山水画家视为神品。可惜早已失传。如今流传的《辋川图》有多个版本,都是历代文人所绘制,年代最早的是宋代摹本。在这些临摹本中,可以看见王维山水画的基本精神和美学追求,画中岩山叠嶂,绿树遒劲,楼台亭阁,屋舍俨然,远山近水,意境辽阔。苏轼在《东坡题跋·书摩诘〈蓝田烟雨图〉》中说:“味摩诘之诗,诗中有画;观摩诘之画,画中有诗。”唐代人对王维的画很是推重,朱景玄在《唐朝名画录》里说:“其画山水松石,踪似吴生,而风致标格特出。”张彦远《历代名画记》云:“工画山水,体涉古今。”

  王维的山水画,清幽淡远而又充溢着对景物的真情实感,在技法上,他能兼取古今诸家之长,而突出的创造则是水墨的运用。这些对王维山水画的盛赞,除过肯定王维画作的题材取舍得当、善于运用笔墨之外,更是秦岭的山水,尤其是辋川的美丽景物给了王维无穷无尽的创作灵感和审美对象。王维的山水画,对唐代以后的我国古代山水画,乃至我国现代著名的“长安画派”都有着重要的影响。

  隋唐时期,我国的山水画真正出现了比较完全意义的审美特征。展子虔的青绿山水、李思训的金碧山水、王维的水墨山水、王洽的泼墨山水等,相继推进了山水画的进一步发展。五代时期,身为长安人的山水画大师关仝,用画作表现了关中、陕西一带山川的特点和雄伟的气势。宋代绘画大师范宽则如王维一般,移居终南、太华山中,创作出许多今人难以企及其美学高度的作品。这些以秦岭为原型的艺术作品为我国绘画史留下了非常珍贵的艺术遗产,是探索不尽的美学矿藏。

  一花一叶一世界

  花开花落皆有时

  与历代才子的人生际遇相仿,王维在学业上顺风顺水,在仕途中却命运坎坷。这让原本就有禅宗思想的王维充满矛盾。而辋川的生活让王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辋川的美景使他有了深刻体悟佛性的契机,深化了他对宇宙万物的理解。而他最终也借助对辋川景色的描写,借助诗歌创作表达出了他感悟大自然的思想成果。

  “荆溪白石出,天寒红叶稀。山路元无雨,空翠湿人衣。”在王维眼中,秦岭的绿色是那么空明而浓郁,连空气中都充满了绿色,甚至到了没有下雨都会打湿衣服的地步。另一首《积雨辋川庄作》则把幽雅清淡的禅寂生活与辋川恬静优美的田园风光结合起来描写,创造了一个物我相惬、情景交融的意境。这样超脱飘逸、生动传神的佳作,只有身处此时此景并深谙禅理的诗人才能写得出吧。

  王维非常喜欢《维摩诘经》,甚至干脆把自己的字直接改为摩诘,号摩诘居士。由于王维熟悉佛教文化,精通佛教理义,在他的文学创作里自然流露出佛教文化的浓厚色彩,写出了大量的佛理诗。例如《胡居士卧病遗米因赠人》,其中就有这样的话:“生灭幻梦受,即病即实相”——用佛教的理念来解释病患的真相。“诗佛”的名号绝非浪得虚名。

  王维以禅入诗,在强调人的自然、法的自然的思想影响下,他写了大量的山水诗,以此来探询生命的本源,呈现生命的自在无碍。他《辋川集》中的20首诗,通过对辋川20处景物的描写,表现了对大自然的无比热爱之情,反映出人与人的和谐、人与自然的和谐和自然物态之间的和谐等内容,将禅与诗完美结合。应该说,秦岭成就了王维的诗,王维的诗也将秦岭之美提升到了禅的高度。

  自古以来,秦岭就有着无穷魅力。这座山,布满了皇家园林和离宫别馆,无论是文人墨客还是大臣显贵,一踏上这座山就流连忘返;一本《全唐诗》,吟咏秦岭的绝唱竟不下数千首,无数诗坛巨匠无不留下了传世之作;这里是古今寺庙最多的地方,也是我国首屈一指的高僧大德云集之地……

  一千多年后,溯灞河之源而上,取辋河前行,穿峡谷逆上,再访辋川。摩诘早已不在,唯余一棵千年银杏矗立在鹿苑寺遗址的缓坡旁,于山谷清风中摇曳,领略着万丈红尘之外的亘古宁静。(陕西日报 记者 柏桦

陕西文明网(网页打印)

操作选项

字体大小
宽屏阅读
打印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