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鸡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地方传真 > 宝鸡 > 正文

迤逦古道通南北

来源:宝鸡日报  责任编辑:张宁宁  时间:2020-07-09

沿褒斜古栈道修建的姜眉公路(航拍图)谢克强摄

  日前,宝鸡日报“走进巍巍秦岭,感受中华祖脉”采访团从太白县城南下,探访秦岭古栈道遗址。在王家堎镇和平村褒斜古栈道遗址公园,面对那一排悠远而深邃的梁孔、火烧水激过的暗褐色崖壁和巍然独存的石梁,记者不由得想起唐代诗人李白《蜀道难》中的名句:“地崩山摧壮士死,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

  秦岭古栈道,曾是千里蜀道上最壮观的部分,也是人文故事集中的所在。

  褒斜栈道故事多

  一排孔洞,悠远而深邃,像历史的眼睛在凝望着和平村的过去和未来;

  火烧水激考验过的崖壁,像老人的肌体一样袒露着它暗褐色的血管和褶皱的皮层;

  5个方形石梁,不同角度斜插在一处隐蔽的斜坡上,路早没了,它们仍顽强地勾勒着路的方向……

  这是太白县王家堎镇和平村褒斜古栈道遗址公园。那崖壁上清晰的梁孔、被草丛掩盖着的梁孔和残存的几个石梁,常常让和平村村民凝神、浮想……

  和平村,秦岭腹地王家堎镇最南面的一个村子,距离它不远的汉中市留坝县江口镇,是村里人常去的集市;在姜眉公路修好后,村里人北上太白县城也十分便利。多处古栈道遗址、遗存是这个村子的特色。据1988年文物普查资料记载,太白县境内迄今尚存有褒斜古栈道遗址12处,其中王家堎镇和平村红崖有3处古栈道遗址,面积约6000平方米,遗存梁孔、柱孔数量全县最多。

  因为栈道,村民和三国文化结了缘:诸葛亮在此囤粮,邓芝在此屯兵,赵云烧了栈道,诸葛亮又把栈道修复……和平村的人至今连熏制的腊肉、油炸的土豆都叫“火烧赤壁”和“草船借箭”。

  据和平村监委会主任寇宝林介绍,褒斜古栈道是蜀道上开凿最早、规模最大、使用时间最久的栈道。全长249公里的栈道,在太白县境内里程达114公里。唐代时,在太白境内设有5处驿站。驿站的存在,带动了集镇的发展、商贸的繁荣,极大地促进了境内经济文化的交流,使太白成为西秦文化与汉蜀文化的融合地,形成了独具区域特色的太白民俗文化。

沿褒斜古栈道修建的姜眉公路(航拍图)谢克强摄

  傥骆古道有传说

  傥骆古道南起汉中市洋县傥水河口,北口位于周至县西骆峪,过去有三十里一驿站、十里一邮亭之说。美丽的黄柏塬,是傥骆古道必经之地,湑水河沿岸的青龙寨、杨家扁等驿站旧址见证了傥骆古道的兴衰。1935年,红军辗转经过傥骆古道,在二郎坝皂角湾村留下了“春荒到财东富豪家里去分粮食吃”的标语。

  傥骆古道上最动人的故事还是杨贵妃假途远走的传说。相传唐代马嵬坡兵变之后,杨贵妃诈死脱身,由傥骆道南逃至皂角湾村,在一株银杏树下哭泣,并挂丝带于其上,等待唐明皇追来识路。当唐明皇追到此处时,看到丝带,泪如雨下,又听闻杨贵妃已东渡日本,遂再植一棵树与此树相依相抱,以表达思念贵妃之情。这棵雌雄同株银杏树至今仍生长茂盛,亭亭如盖,成为傥骆古道上的一个印记、一道风景。

  “栈道文化”代代传家住王家堎狮子岭的吴光荣,今年70多岁,退休前曾担任和平村村支书20多年,对于秦岭里的道路,他有特别的感情,见证了秦岭古栈道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

  “我们吴家,是狮子岭最早的一户迁入者,明代时,从四川绵竹迁过来的。”吴光荣坐在狮子岭老屋的廊檐下,用一口不同于关中的陕南方言缓缓道来。房前屋后,满眼都是绿色的山峦。

  吴光荣回忆,1958年公社开始修梯田、抗旱、修渠;那时还没有公路,只有残存的栈道。1965年,公社成立百人修路专业队沿着栈道修路,拆掉了栈道上搭的木桩子,开山填土,修了两米宽的土路。那个年代的人都有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奋斗精神。白天修路,晚上开会;平时吃玉米糁子、玉米发糕和糍粑馍,一周吃一顿面条,一个月吃一两顿肉。尽管条件很艰苦,但大家都干劲十足……

  架子车走的路修好了,1970年又开始修汽车走的路,全县的劳力都来了;1992年,吴光荣带领村民以工代赈,参与修建了两王公路;2000年9月,沿褒斜古栈道修建从留坝县姜窝子至眉县的姜眉公路,村民又投工投劳,奋战数年,2005年10月全线通车。

  “古人逢山开路、遇水搭桥,栈道千里,无所不至。虽说现在栈道没了,我们还要传承这种开拓进取的‘栈道文化’!”吴光荣说。(记者巨侃)

陕西文明网(网页打印)

操作选项

字体大小
宽屏阅读
打印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