渭南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地方传真 > 渭南 > 正文

大荔最后的剃头匠 八旬老汉孔万明

来源:陕西文明网  责任编辑:何琦  时间:2017-04-20

2015年,剃头匠孔万明正在理发的情景。图片来源:西部网

2015年,剃头匠孔万明正在理发的情景。图片来源:西部网 

2015年,剃头匠孔万明正在理发的情景。图片来源:西部网 

2015年,剃头匠孔万明正在理发的情景。图片来源:西部网 

2015年,剃头匠孔万明正在理发的情景。图片来源:西部网 

4月13日,笔者采访了偃旗息鼓的剃头老汉。图片来源:西部网 

4月13日,笔者采访了偃旗息鼓的剃头老汉。图片来源:西部网

  4月12日,我和朋友在陕西大荔县羌白镇伴道村见到偃旗息鼓、已不再给人剃头,今年86岁的剃头匠孔万明老汉。去年,人们还能在羌白镇每逢农村的集会上,见到已80多岁眼不花、耳不聋、手不颤的剃头师傅孔万明。今年由于年事已高,也不方便骑上自行车赶集跟会干这个老行当,老人“偃旗息鼓”回家安度晚年。

  翻开我前年为老人拍的照片,看到大荔乃至中国最后的剃头匠干活的照片,给人有种悠悠乡愁的念想。 老人他从18岁那年,跳上剃头担子,走乡跟会足足60个年头了,每逢镇上的集会日,总还要骑上自行车跑上近3公里的路,到镇上摆摊为当地一些老年人、老常客刮刮胡子剃个头,生意到还不错,一天下来能剃20多个头,一月下来能挣上三五百元,也为娃娃们减轻了负担,挣个零花钱又锻炼了身体。

  老人的剃头担子能在周围集会上站住脚跟,羌白镇的老赵先生是了如指掌,他说主要的是农村老年人剃光头的比较多,想到理发店基本没有会剃头的,因而成了他的老主顾。再加之是老人的剃头功底到位技术好,每剃一次头,只花几块钱,还滋润、舒服的很,每剃完头、刮完胡子,还会为客人在头、颈、肩部眼角拿捏穴位“放火”,“打眼角”“掏鼻孔”等,这在社会上已不多见了,所以老人的剃头在农村还有一定的市场。

  你瞧照片,只见他熟练地为客人的脸上涂上肥皂沫,手持明晃晃的剃头刀,在一块长条形的牛皮上把刀劈快,来回几下之后,头发便一扫而光,发根也被理得干干净净。其实在剃头这个行业很有讲究,行话也多,孔万明老人从18岁在华县学习手艺时,师傅就是这样经常告诫他的,比如把剃头刀子叫“青子”,把剪子叫“苗子”,把短头、光头叫作“打老沫”,刮脸称作“勾盘儿”……到现在几乎没有人知道了,如今,农村“享受”剃头的只剩下一些上了年纪的老年人,而这种行当和这样年龄的剃头匠,慢慢难以看见了,随着岁月的渐去,留给人们的将是一段“剃头担子一头热”美好的回忆和遗产了。(西部网 图/文 李世居 雷敬斌 王东海)

陕西文明网(网页打印)

操作选项

字体大小
宽屏阅读
打印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