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要闻 > 正文

一个一心报国一个全力持家 3523封鸿雁传情八年

汉中邱宏涛、丁赟家庭当选首届“全国文明家庭”,受到国家领导人接见

来源:陕西文明网  责任编辑:张宁宁  时间:2017-01-12

  2017年1月8日,丁赟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里写道:“这盛世,已如你所愿。愿我们的人生与爱情,亦能如你,高洁无私,矢志不渝!”10多年来,夫妻俩一个一心报国,一个全力持家,这对普通而不平凡的军人夫妻,始终坚守纯真爱情、弘扬家庭美德,以涓涓深情书写人间大爱。2016年12月12日,在第一届全国文明家庭表彰大会上,他们又荣获“全国文明家庭”称号,成为汉中唯一获此殊荣的家庭。

  结为笔友

  谈生活理想并互相关心鼓励

  12年前,在唐古拉山的见证下,来自秦巴山区南郑县新集镇木坪村的解放军战士邱宏涛和浙江湖州女孩丁赟幸福牵手。为支持丈夫安心戍守边疆,丁赟毅然辞去了国企的会计工作,来到陕西汉中农村伺候公婆、种田带娃,成了一个地道的“山里媳妇”,守望着远在天边的丈夫。

  邱宏涛是陕西省汉中市南郑县新集镇木坪村人,1998年12月入伍,这些年来一直在海拔4860米的唐古拉泵站工作,期间两次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8次被评为优秀士兵,荣获全军士官优秀人才一等奖,荣立二等功、三等功各一次,现任解放军62217部队25分队士官长。丁赟大学毕业后,在中石油湖州分公司担任会计,他是经老班长的妻子牵线,与丁赟结为笔友后开始了联系。

  那时,邱宏涛刚入伍,而丁赟还是一名在读的高中生。当邱宏涛从唐古拉山上向丁赟发出第一封书信的时不曾想到,自己这个身处“一年刮一次风,从正月初一刮到大年三十”高原环境的士兵,能得到远在千里之外一个即将准大学生的回复。

  丁赟说,不曾想到这封来自海拔4860米的信,从此改变了她的人生轨迹,那封信原本是抱着看完扔掉的想法打开的,而看完后又觉得从那么远的地方寄过来很不容易,就给邱宏涛回了信。从此,交往就这样开始了,他们成了无话不说的笔友,谈工作学习,谈生活理想,互相关心,互相鼓励。

  书信交流慢慢开始增多,开始深入,渐渐的,由生活环境知识、个人志向情况交流转向了手机短信、情感爱恋的沟通融合,事情开始有了质的变化。从唐古拉到浙江,从长江发源地到长江入海口,一封信至少要15天才能到达丁赟的手中。高原的一切对丁赟来说都是新奇的,她在给邱宏涛的信中,会以极强的好奇心问一些她不明白的事情;而对于邱宏涛来说,一切关于唐古拉山的地理知识和人文知识,使他写给丁赟的信不再寡淡无味,而是变得更加厚重。渐渐的,丁赟的生活就和高原军人连在了一起,那个时候她几乎全部时间都是在等信、回信、读信里度过的。

  鸿雁传情

  8年互通3523封信才见面

  从邱宏涛的信中,丁赟第一次近距离地了解到唐古拉山,了解到军人的职责和使命。

  就这样,丁赟和邱宏涛二人,鸿雁传情八年、互通3523封信后,才见了第一面。她在给邱宏涛的一封信中这样写道:“我希望清晨推开窗的那一刻,你能站在唐古拉的风里云里,感受到我炙热的心意,期待我们春暖花开的时候……”但是直到她第一次和邱宏涛上了唐古拉山后才知道,唐古拉根本没有什么春暖花开,只是在高原军人那种特别的精神花园里,青藏高原才变成了鲜花盛开的地方。

  两人见过一面之后,更加坚定了他们的感情和选择。2006年,丁赟和邱宏涛偷偷在格尔木登记结婚。由于丁赟家人的反对,两人至今都没有举办婚礼。登记那天,两人花100多元吃了顿火锅,邱宏涛花286块钱给丁赟买了一件打折的衣服。

  勇挑重担

  只因多了军嫂这个身份

  婚后第一次和丈夫上唐古拉山,由于高原反应强烈,丁赟睡不着觉、吃不下饭、直吐黄水。面对丁赟的各种不适应,战友们纷纷赶来解围,用舍不得吃的维他命营养液培育月季花,用冻僵了的小西红柿、皱巴巴的蔫苹果以及乐观和热情,再次感动了丁赟。

  气候的侵蚀让他们显得比实际年龄更加苍老,在一切营造起来的美好背后,丁赟看到了战士们洗漱时淌出来的鼻血,洗头时盆底脱落的头发,黑红的脸庞、乌紫的嘴唇,这一切让丁赟很心疼,心疼邱宏涛,也心疼这帮拿生命履行职责的战士。

  丁赟明白,自己无法像丈夫一样戍守边疆,她能做的就是尽全力支持丈夫的工作。

  从唐古拉山回来后,丁赟回到湖州毅然辞掉了中石油湖州分公司的会计工作,只身来到汉中市南郑县邱宏涛的家里,担负起整个家庭的重担。

  对于丁赟的这种做法,身边人都觉得她太“傻”,拿自己的前途和幸福去做赌注。离家的时候,父亲说:“你要是嫁给他,我们就当没生过你这个女儿!”母亲在一旁哭不停,外婆拉着她的手,在她耳边轻声说:“要是觉得苦就回来,家里人不会怪你的。”丁赟没有回头,踏上了西去的火车。

  本想着所有遇到的困难自己都能扛过去,可生活远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作为一个初来乍到的“山里媳妇”,丁赟首先要做的,就是努力去适应从来没有体验过的生活方式。上山割草捡柴,经常会把手刺出好几道血口子;用柴火灶做饭,生不着火,被烟熏得满脸都是泪;不会种地,就从挖坑播种开始学,到能够移半亩水稻秧苗,从刚开始要一天,到熟练了只需要3个小时。从刚开始公公婆婆并不看好,到最后十里八村都认可了这个城里来的好媳妇。在这期间吃了多少苦,只有她自己知道。

  坚强面对从未抱怨 常会给丈夫报平安

  怀孕期间,丁赟拖着笨重的身体买菜、做饭、洗衣服,甚至到地里干活。“由于低血压,我经常头晕,有时会因为重心不稳跌倒,休克过去,过一会儿自己醒了,然后扶着墙根慢慢站起来。缓过来之后,偷偷摸摸去医院做检查,胎儿稳定了才放下心来。”

  有时,丁赟也会偷偷地掉眼泪,自己也想过,如果不是嫁给军人,她也可以当十个月的少奶奶,被丈夫和家人捧在手心里。即便如此,她也从未向邱宏涛抱怨过,也曾想把这一切向丈夫倾诉,但是为了让他能安心工作,每一次都选择了报平安。

  邱宏涛原本打算在执行完任务后回来照顾丁赟生孩子,但是由于孕期缺少营养和休息,孩子早产了。邱宏涛知道后心急如焚,但部队里未完成的任务却让他左右为难,等他回到家中时,孩子已经满月了。

  都说女人生孩子是在鬼门关走一遭,而丁赟却在生完孩子后再次感受死亡所带来的恐惧。2010年,当一切都步入正轨,丁赟也逐渐适应了大山里的生活节奏时,命运又和她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她发现身上一颗黑痣变大疼痛,去医院检查后,医生告诉她这是黑色素痣病变,是一种恶性肿瘤的前兆,如果不及时动手术切除,后果非常严重。

  丁赟吓坏了,失眠了好几个晚上,脑子里一直想着,要不要告诉邱宏涛?要是手术失败了怎么办?癌细胞扩散了怎么办?为了不影响丈夫的工作,最后丁赟决定瞒着所有人去做手术,怕公婆知道后告诉邱宏涛,她向两位老人也隐瞒了这件事。在麻醉失去知觉前,丁赟的脑海中不停地闪烁着几个画面:嗷嗷待哺的儿子、远在唐古拉的丈夫、家中孤苦的老人、以及还没有来得及好好报答的父母。

  手术之后,由于婆婆身体一直不好,公公在家干农活、带小孩,丁赟只能独自一个人在医院开药、缴费、输液。在医院病房焦急、忐忑不安地等待病理检验报告,终于有护士来通知说:“丁赟,你的病理化验结果出来了,是良性,你可以出院了”。

  丁赟拿着化验报告单,蹲在医院的墙角,号啕大哭。出院回到家,丁赟给邱宏涛报了平安,电话里平静地告诉他:“我前几天生病了,动了个小手术,手术很成功。今天出院了,我没事,家里面一切都好,你放心。”

  光荣当选首届全国文明家庭

  2011年,邱宏涛的弟弟病故,公婆受到打击,一下子病倒了,丁赟一个人扛起了所有的家务和农活,每天换着花样给二老做饭,陪伴他们从丧子之痛的阴影中走出来。“那个时候觉得自己对这个家来说,真的很重要,我要是不担起来,这个家就垮了。那一年过后,我觉得自己越来越坚强了。”

  丁赟和邱宏涛的儿子今年8岁了,是个很懂事的孩子。他知道爸爸在遥远的唐古拉山上,知道他的父亲是光荣的高原军人。丁赟回忆,记得儿子刚上幼儿园,每个小朋友都要介绍自己,出乎意料地,孩子用稚嫩的嗓音慷慨激昂的告诉大家:“我爸爸是解放军,他在唐古拉山,那是个很高很远的地方……”在这一刹那,丁赟多年的辛酸和委屈一下子涌上心头,但同时也感到骄傲与自豪,那时即使泪流满面,也是幸福的眼泪。

  丁赟在2013年被青藏兵站部评为感动雪线年度人物,2014年被中国双拥年度人物推选组委会评为“中国双拥年度人物社会拥军典范”,2015年被评为全国向上向善好青年,荣获中国青年五四奖章。邱宏涛家庭也曾被评为全国最美家庭、情系国防好家庭。

  2016年12月12日,邱宏涛家庭作为文明家庭代表在京参加了第一届全国文明家庭表彰大会,受到国家领导人的接见。邱宏涛家庭是3个在大会上发言的家庭之一。

  邱宏涛和丁赟这样的爱情故事,或许在很多人看来是完全不可能的事,但它却真实地出现和存在着。她与他,有多少次相见,就有多少次分别。坚守高原的邱宏涛是幸运的,也是幸福的,在他戍边卫国的同时,远方有一个姑娘一直守候着他。“我们的经历不允许轻易放弃,当年没打算留后路,后来也就没有退路。我接受、承认自己的傻,但爱我所选,爱我所爱,是我们对自己的交代,也是互勉的信条。”

  丁赟说:“世界上还有一种最浪漫的爱情,那就是与自己的心上人天各一方,却对他的爱永不变色,可以天涯相思。邱宏涛经常问我,等他回来了,我最想要什么,我一直没有回答他。现在,我想告诉他,作为子女,我最想老人身体健康;作为母亲,我最想孩子茁壮成长;作为妻子,我最想要家庭团聚,丈夫平安,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要穿一次婚纱,拍一次婚纱照,圆我一个美丽的新娘梦。” (华商报记者 袁小锋 实习生 向羽)

  邱宏涛写给丁赟的信

  芸儿:

  我知道你过得很纠结,要怪就怪我吧!从五月十五日开始,部队工作一下子忙了起来,我很少回连队,常常在野外驻训,没有办法给你打电话,写封信也不容易,四周都是荒无人烟的无人区。想说的实在太多,可又无法实现。几个月来,我没有停止过思念你。每一分、每一秒对我来说都是那样的漫长,每天的拉练、实战训练很少有时间休息,如果没有你在我的心中,让我那么牵挂,让我有一个希望,我不知能不能保证完成好任务,做一个合格的军人。在紧张的训练之余,能抽出时间看你的信,即使再苦再累我也是快乐的。但我也知道,无论我有多么大的毅力,始终穿不透那思念的网,因为我无法阻止我的情感,我明白自己深深地爱着你,没有了你,我不敢想象我会变成怎样。我想,今生今世,没有人能像你一样在我心中扎根。给我一个机会吧,我愿意用一生去守护去珍惜。

  芸儿,我想好了,我一定要到湖州去见你,我不想让自己用一生去悔恨……

  军人也有爱,但却因为那份神圣的职业,只能把爱埋在心灵深处,轻易不敢表白。其实,军人的爱要比常人更浓重、更热烈。芸儿,以前,我不敢表达,是担心自己没有资格,因为我不能给你全部的爱,不能陪你在花前月下漫步,我怕伤害了你。虽然我那么深深地爱着你,但我不想给你带去丁点伤害,可我又不想失去你,失去那份真情。芸儿,山上的雪莲可以见证我的心。

  芸儿,我爱你!

  宏涛

  二零零四年六月十日

  丁赟写给邱宏涛的信

  已隔好几天没给老公写信了,今天是倒计时五十一天的日子。静下心来,第一句话就是想你,想得那样深。就这么静静地想你,静静地在心底呼唤着你。我真的很想在这宁静的夜空里呼唤你……

  守候的日子很难熬是吧?但是那种快乐也远远胜过痛苦和孤单吧?别说我傻,觉得我不懂事,女孩子只有在心爱的男孩子面前才撒娇任性的,被你爱着,应该享有特权吧?其中应该有一项特权是想见你随时可以见到你。可是,可是呢,我们无法避免生活在这个现实的世界里,而且出于老公目前还是军人这样一个现实问题的考虑,我这个女人该学着讲理了,不要一味地要男人疼自己宠自己,要懂得收敛,还要珍惜着你的人生,分担着你的一切苦痛。

  昨晚,我们在电话里没有结果地商量,结婚后要先生小孩还是先不要的事,虽然两个人无休止地说着,内心却是无言的幸福。被你叫“宝宝”时是我的幸福!被你娇惯时是我的幸福!遥遥思念是我的幸福!你给我的都是我的幸福!结婚以后或许你也一样想多陪陪我,但实际上很难做到,不得不过两地分居的生活时,我依然会明白我要做的事。军人需要的是一个平静的家。我会教育好咱们的孩子,照顾好咱们的父母……

  我决定的时候是冷静的,我愿意和你同甘共苦,共度人生。一个人很渺小,我希望可以把我所有的爱都给值得让我付出一切的你!作为军人的妻子付出的会很多很多,可是我始终觉得在军人面前没有资格谈论“付出”两个字,因为他们付出的比每个人都多。作为军人的妻子,需要比常人更多的理解与坚强。

  八点到,睡觉。老公,晚安!

  祝开心!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日

陕西文明网(网页打印)

操作选项

字体大小
宽屏阅读
打印文本